網氏女性電子報首頁過期網氏女性電子報首頁第二十期網氏女性電子報目錄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查某人的生活日記

主題超級變!變!變!/阿媽要來去投票所屬期別第二十期日期98.11.30


查某人的生活日記:超級變!變!變!

開版引言

疿狻p寫日記嗎?生活的日記又是什麼?生活絕不是一成不變的,有感動、有哀傷;有甜、有苦;有快樂、也有喜悅;也許妳正欣賞一本好書而深受感動,也許一段親子的對話讓妳茅塞頓開,又或許妳寶藏婆媳、夫妻相處之道,想與有心人共同分享,別猶豫馬上寫下來,那怕僅一點點小感觸、隻字片語,「查某人的生活日記」的大門永遠為妳敞開。

超級變!變!變!/阿媽要來去投票疿疿疿疿疿疿瓟眶援菑f述,往事整理

疿狶琤s蔡絕招,今年快滿六十歲。妳奈笑擱這款?阮老母生五個查某仔,大姊叫招治、二姐叫再招、三姐叫又招,四姐叫續招,生到我,當然就叫絕招。雖然不再向望生查脯仔,但五年後阮小弟出世,他們真歡喜,給伊取名做「天賜」。

疿疻爸鴘鴗仆朵~,咱老爸叫我不要讀了,說是再讀也是別人家的。無彩我真會讀冊,顛倒阮小弟有夠飯桶,常常攏讀上尾名。吃頭路好幾年,咱老爸就叫人來做媒人。人報兩個,一個厝內賣碗糕,一個在糖廠吃頭路。賣碗糕的生意有夠好,不過想到一天到晚要洗碗,想嘛驚,勿通嫁。這個吃頭路的,人擱黑狗黑狗的(適適好,他擱肖狗),我當時嘛真水,腰才21寸,就這樣講定了。

疿牷u嫁狗就隨狗走」,隨頭家住到會社宿舍,仔一個一個生,攏總一男二女。日子一眨眼嘛過幾十年,最細漢的查某仔今年讀台灣大學研究所二年級。

疿珓奶竣擳n講選舉,對無?講到選舉,就要從三十年前講起。那時,阮頭家做農場主任,農場這邊有三戶糖廠員工,但是庄內大多數攏是在地的做田人。那一次的選舉,阮頭家的外省廠長就指定咱要投國民黨的某某人,票開出來,投給他的只有四票。

疿瓞t長就找阮頭家去問話:「老陳!三戶應該有六票,為何只有四票?」兇得要死。我驚得要死,好在我有投給他,不然阮頭家就給調去別的糖廠了。所以講,票上面沒有寫名字嘛相款,無法度自由投票,妳講對無?

疿珓嶁荂A阮搬去糖廠外買厝家己住,阮頭家嘛調去其他糖廠,一禮拜回來一次。囡仔漸漸長大,我嘛真無聊,就開始逐天透早五點和人去跳土風舞,也隨人去農會家政班學煮菜。每擺選舉時,候選人都會到家政班來拉票,常常送茶葉、香皂、碗盤、休閒服等,真好康。這十多年來,候選人開始來厝邊隔壁買票,一百、二百、五百阮攏收過,一場選舉下來,阮家就收了上千塊。

疿珖酗H家的錢,我就投伊的票,因為阮一世人沒有做過騙人的代誌,若無投給伊,會被雷公打死。這幾年競爭真厲害,我攏投給付卡多錢的候選人,因為伊花卡多錢,卡可憐,若選不上,伊就破產了。

疿狾蛘q阮細漢查某仔去台北讀大學以後,她就跟我講,咱這個縣是黑道縣,所以可以收錢,但是不要投給那些人。我講,怎麼可以這款?雖然有些候選人豬面豬面,看起來實在無半撇,但是他們有時候會請出神明,說沒有投他,神明就會知道,我驚得要死,嘛是擱投給他。

疿珓嶁茼酗@擺看到報紙報導,這個豬面的立委控制蒜農、提高蒜頭價錢,所以以後我就不要再選他。神明嘛不會同意他做壞代誌,所以他勿通擱用神明來嚇我。

疿珜o兩年,阮細漢查某仔很忙碌,較少回家,我掛電話給她,也常找不到她。她跟我講,我以前成績真好,要教我用電腦,這樣我就可以寫什麼「伊媚兒」給她。

疿狶琤H前嘛讀過注音符號,許久沒讀了,打一個字常常ㄉ、ㄊ半天都兜不合,字典、老花眼鏡搞來搞去,打二十個字要幾個鐘頭。但是阮那些跳舞、家政班的好朋友真給我稱讚,講我夭壽厲害。

疿狶痟雲q攏給她寫幾個字:「媽媽今日學做三杯鴨,妳要回來吃嗎?」或者「媽媽煮一鼎麻油雞,妳這禮拜回來好嗎?」阮查某仔沒有常常回我信,有時候回一下就讓我真歡喜。

疿狾o嘛教我去逛網路,在那裡可以買衣服、買藥、打麻將,擱真好玩。這擺,阮查某仔講,網路有教查某人怎樣投票,聽講叫做捨米「1998女選民大集合」(http://vote98.yam.com.tw/women/),唉喲!歹讀得要死。有閒我嘛也去看看哩!

疿狾蛢蚨~起,無人教我怎樣選候選人,這擺應該不會選到「烏魯木齊」的民意代表吧!這樣,阮查某仔跟阮那些朋友又會給我這個阿媽稱讚了。人老嘛可以不認老,妳講對無?

網氏電子報全文檢索:


意見與回應:email 網氏女性電子報 since 1998.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