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期女性電子報—查某人的生活日記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雞媽媽的媽媽

Lily


前言

疿狴h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整天看著電視轉播搶救博士的家,搶救東興大樓 ,搶救中部災區的畫面,淚水在眼框轉,撥不通的電話讓我心更急,一位住在 台中新社的老朋友沒消沒息,心情沒有因自家房子的社區只需補強,安全無慮 而欣喜。

疿珙藒M,電視畫面轉到新莊市市長,她低著頭,站在博士的家前面,不停的 拭淚,我轉頭向坐在旁邊的老公說,你趕快打個電話給市長,問她需要我們幫 甚麼忙。就這樣,因著我們的不忍與關懷,走向支援災民這條路,有人捐贈金 錢與財務,我們提供經驗與資源,協助他們邁向「許我一個家」這條路。

疿珝s莊是北部九二一受災區,當政府公權力介入有死傷的受災社區時,我們 發覺沒死沒傷的社區其實多過政府所建立的檔案,就這樣,我們踏入一個個社 區,也走向這條不知何時可以走到盡頭的路。

終於可以看到曙光

疿狶畯怞b民眾活動中心遇到謝太太,他們整個社區的住戶全都躲到活動中心 來,社區的房子嚴重龜裂,可以從房子內牆看到對面的建築物,整個社區的基 地台上升,高於路面十五公分,建築物明顯傾斜。

疿畛瞻茪荂A一位媽媽,相當的大媽個性,她說:

疿牷u我扛了十幾年的大理石,才拼下這一棟房子。」

疿牷u我當然知道,女人家去跟人家扛大理石是跟老天爺借時間。」

疿牷u我們現在一家四口擠在一間四坪大的房子,洗衣機和冰箱還沒搬出來,每天都要跑回去那個裂掉的房子。」

疿牷u建商說要補強,可是我們就是怕死嘛,政府都判定我們的社區是危樓了,補強,補甚麼強啊?」

疿牷u住戶大會決議派我辦事情,我為了拿這個半倒的判決書,我天天跑縣政府跟市公所。」

疿牷u我不是讀書人,為了房子,管他甚麼官,丟下我們不管,我就去向他問安。」

疿牷u九二一地震那個時候,台北才四級,房子就倒的倒,裂的裂,甚麼叫半倒、全倒,可不可以居住才是我們要的判定。」

疿牷u妳看那個工務局,前一個公文說我們可以成立重建委員會,幾天後,又來一個公文說我們的房子只需要補強。」

疿牷u我媽媽罵我去跟人家抗甚麼爭,不想辦法趕緊去賺錢,可是我現在沒有心情去賺錢,房子不能重建,市長還說我們是刁民。」

疿牷u政府補助的錢只夠幾個月的生活和租房子,現在錢都已經用完了,可是我的房子還裂在那裡。」

疿牷u政府單位是要盯著的,不盯緊一點,我們社區的名字如果沒有列入城鄉局,這樣重建就沒機會了。」

×  ×  ×  ×  ×

疿畛瞻j媽告訴我,她不喜歡讀書,小時候家境不好,十歲時,媽媽生病了,她自願休學去打工,我驚訝十歲的小孩能打甚麼工,她簡短的說:我車衣服啊。

疿狶痚搹o做甚麼生意,她說扛大理石,我驚訝她說得輕鬆自在,忍不住跟說她:你一個歐巴桑扛大理石,簡直是跟上帝借時間。

疿狾o一肩扛下社區重建的重擔,奔波於縣政府與市公所之間,爭取半倒的判決,爭取災民補助款,她說政府單位就是這樣,很會推拖,要不是我敢發飆,那個判決重建的公文還拿不到手。

疿狾酗@天,她到我辦公室來,說要寫存證信函,她拿著一張草稿,抄到存證信函上,偶爾問我幾個字怎麼寫,我驚訝她會寫的字,多過於我一向以為的小學沒畢業的人所能寫的字。

疿狺@個月前,她來跟我說,台中的災民有拿到補助款去做心靈之旅,我想替我們新莊的災民爭取看看。

疿狶琱w漸漸習慣她處理事情的方式,然而心靈之旅的提議,又一次的超越了我對這位年輕的歐巴桑的認知,如果她說我們要去散散心,我還不會那樣驚訝,她引用了心靈之旅這幾個字,使我當下意識到她也是一個值得尊重的知識份子。

疿狺W週,她很興奮的跑來告訴我:

疿牷u我昨天在台中遇到新聞局長(編按:鍾琴),我告訴她我們的問題,也告訴她災民不能接受半倒、全倒的判決,我們要的是可不可以居住的判決,結果鍾局長馬上要我把我們社區的資料提供給她,我想我們社區有機會了。新政府剛剛上任,我們應該要主動的讓政府瞭解家園還沒有重建,舊政府沒做好的就當算了,妳幫我寫一封陳情書給新聞局,我請局長轉上去,讓行政院來處理我們這些受災區的重建。」

疿狻颽O,我懷著恭敬的心情,飛快的替她寫了篇陳情書。

疿珜o幾天,她開始了更讓我驚訝的事,她,開始幫助別的社區,那些到現在 都不知該如何處理受傷的建築物的社區。我問她,攏總有多少社區找她幫忙, 她說我手上有將近十個社區,有新莊的,有泰山的,連台北市的東興大樓也有 許多問題沒解決,我正在幫他們想辦法,還有汐止的林肯大郡,好像沒人管也 沒人理的,真可憐。

疿狾o在我辦公室用電話,我聽到她說:

疿牷u你們的社區問題不大,但是住戶要團結,大家形成共識以後,要成立自 救會,選出一位會長,這樣才能和建商談判,也才能去跟政府爭取協助,如果 管理委員會願意站出來幫忙,就不用成立自救會。」

疿牷u我可以把我們向政府爭取的經驗告訴你們,但是財產是你們的,我不能 站出來替你們爭取,也不能代替你們去抗爭。」

疿牷u陳情書要先寫好,到縣政府那裡時,不要不敢講,我可以陪你們去,但 是我沒有立場替你們陳情,你們一定要事先協商好,向政府陳情的目標要明確 。」

疿狶琱@直偷笑,這個大媽曾幾何時也變成了受災社區問題處理專家了。

後記

疿狾乎擁有一個家是很自然的事,不管容不容易,我們都有一個家,但是,對 這些受災社區的住戶來說,他們失去了家,而要重建一個家,怎麼突然之間,變 成是一件很困難的事,而且重建家園有沒有希望,還得看政府是站在建商這邊, 還是站在受災社區這邊。

疿珝礂畯怢姘L這許多沒死沒傷,也沒人管的受災社區之後,我們實在不忍看到 這些災民變成難民,因為,那也是我們心裡的痛。

疿狶畯斻囓H釋懷的是,這次九二一震災中,受災的集合式住宅區這樣多,為什 麼政府會有這樣的舉動:某一新莊市社區,政府公告社區安全無慮,然後在這個 集合式住宅大樓的低樓層,共三層樓,共六棟,共八十七戶,貼上要補強的黃單 ,且說高樓層沒事,然後支撐大廈的主要柱子,需要立即補強並且隔離,以維安 全?

疿珧簼韝ㄘ韙腄A我們私下找一位結構技師公會理事長來看這個社區,他憂心忡 忡的說:在建商沒補強前,如果再來個四級地震,柱子上的大樓會倒蹋。同時, 他建議我們對柱子的補強要特別留意,並且要注意原有的水泥磅數、鋼筋綁法、 柱子施工法等。

疿狶琱ㄧ悛漪O,這樣的大樓,在地震剛剛完之後,沒補強之前,算不算危樓? 上面可是住了四百多戶人家。我感謝老天,地震沒有馬上再來。未來,如果可以 預知會有個超過四級的地震,對這個補強過的社區,政府要不要告訴我們有沒有 危險?

疿狺銧岳災社區將近八個月的時間,在我心裡,唯一讓我開心與感動的是,雖 然在老天給了我們台灣這樣的毀滅性的震撼,我有幸陪著謝大媽這一路走來,讓 我看到她就像個浴火鳳凰般的轉變、成長,我笑她是雞媽媽的媽媽-「雞婆」, 她居然也回敬我說:你也一樣,雞媽媽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