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期女性電子報—查某人的生活日記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蒙塵的接待家庭

黃蟬


疿狺策~9月下旬得知,「綠主張共同購買中心」正在徵求接待家庭。

  基於社團宗旨與發展過程的相似性,台灣主婦聯盟、日本生活俱樂部生協連合會、韓國女性民友會已於1999年12月締結為「亞細亞姊妹會」,每年並輪流舉辦國際交流活動。今年輪到台灣主辦「共創合作新世紀研討會」,11月初將有六名日本友人及四名韓國友人前來參加,屆時需要五個接待家庭的協助。

  知道這樣的訊息後,心裡有些起伏。想去報名,固然是因為長久享受「綠主張共同購買中心」健康安全的食用品,理當回饋幫忙,何況客人只宿一晚。然而聽說日韓國民都極愛乾淨,想到那事前的大掃除工作就手腳發軟。

  還在猶豫的當兒,主辦人就找上門來了。美鸞()說:「日、韓友人想參觀本地社區蔬菜購買班的實際運作狀況,妳是本中心第三大班的班長,家中人口簡單,英文也能通,當然要協助囉!」看來,想推讓也沒機會了。

  前幾年,我家先生常跑韓國視察業務,因此他也藉機賣弄了幾句韓文,諸如:你好、再見、謝謝、日安等。我特地以英文注音,屆時可以獻寶,拉近雙方的距離。

  10月中,這些接待家庭的女主人、研討會的翻譯及義工們群聚主婦聯盟,先行了解各項工作。原來啊!接待外國朋友可不簡單,得要注重國際禮儀與習俗差異才不會漏氣呢!

  一般來說,日本人只有在生病時才吃稀飯,所以給他們吃粥可就大不敬了。日本人口味較清淡,不喜辣食,而韓國人喜歡吃辣。日韓氣候較乾燥,不習慣台灣的高溼度,因此客人到訪前,最好啟動除溼機或冷氣,保持室內乾燥,同時也要驅除蚊蟲。乾淨的床褥、大小毛巾、牙膏、衣架等都是必備的,小夜燈、鬧鐘、開水也很需要,以免客人半夜起床跌倒或口渴。家中若有寵物,也要加以隔離。另外,日本人一向客氣多禮,主人最好也準備個回禮,但要輕小、有意義、方便攜帶。

  躲不過的大掃除終於來了。先洗兩面陽台的門窗、紗窗,修剪盆栽,再來是擦拭木質地板、踢牆板。許多年未粉刷壁了,髒污的印漬在米白的牆上分外明顯,以溼布沾著牙膏賣命擦拭,有些依舊無法去除。浴室、書架也都需重新洗擦整理。腰痠背痛的拼了一星期,屋內看起來總算乾淨些了。客人來訪前的前一週,開始清洗寢具,卻碰上大雨直直落;有著兒子的少年體臭味的棉被也無從晒起,只有借用鄰居的乾衣機,烘它個幾十分鐘。哎呀!就算公婆光臨也從沒這麼「工夫」過,只因想替台灣撐點面子嘛!

  由於客人想和社區蔬菜班的成員聊聊,因此也邀請秀霞、雅芳各準備一、二道拿手菜,一起在我家共進晚餐。不巧,她們都臨時缺席,但允諾的好菜照樣送到,讓我感激萬分。身為中國結老師的燕津更是送來兩份精美的結飾。

  11月2日,象神颱風肆虐全台隔天傍晚,我前往士林接回兩位韓國女性友人。天候不佳,交通更加混亂,計程車久候才來,又繞行大半個台北市區後終於到家。經過兩整天的密集拜會活動,她們想必也累壞了。

  佳餚當前,兩位貴客吃得挺開心的,直說:「比台北劍潭活動中心的菜色好太多了。」朴女士為民友會合作社副理事長,英文還不錯,另一位較年輕的金女士只懂韓文,而我近十年來極少使用英語,因此每遇一方舌頭打結或一頭霧水之時,另一方只好以微笑應對。

  進餐中,我家先生問朴女士:「妳先生支持妳從事這樣的運動嗎?」她答︰「他冷漠以對。」想來,在女權地位據說不比台灣高的韓國,已婚婦女若要參與社會改革,勢必要面對來自家庭的的沈重壓力吧!朴女士反問我先生,他則說:「她高興就好。」我也當面灌他迷湯:「我粉幸運呢!」

  飯後,她們想去夜市走走,於是我們前往五分埔成衣市場、饒河街觀光夜市蹓躂,一路踩著高低不一的騎樓及殘破、積水的紅磚道前進,並在凌亂擁擠的摩托車或商家的堆積物陣中蜿蜒穿行。平日習以為常,見怪不怪,此刻心裡的「民族自卑感」卻頓時湧現。她們想買點絲質的錢包、中國飾物等,可惜在充斥時髦小飾品的夜市遍尋不著。

  當晚,我們確認隔日6點起床、用餐,6點30分出門至松山車站搭火車,這樣絕對可以在7點15分以前如約抵達台北火車站,讓她們搭車前往台中參觀訪問。豈知,金女士習慣早起洗頭,我心裡非常著急但不便催促。趕到松山火車站,已遲了20分鐘,又發現須再等25分鐘才有火車抵達。這都是象神颱風惹的禍,當日因五堵車站淹大水,松山至基隆、宜蘭花蓮之間的車次全部取消。慘了慘了!我心想,第一次當接待家庭就諸事不順,若讓客人趕不上開往台中的火車,那可怎麼辦?早知道,寧可搭計程車繞遠路去台北車站還快些。

  老天保佑!火車準時離站。待我們衝進台北火車站時,借宿其他接待家庭的日韓友人早就準時到達,刻正走入月台乘車。揮手跟朴、金二女士道別,我一早以來焦急的心、兩週以來疲憊的身軀終於得以解放。我—─我—─再也不要當接待家庭了!

  客人離台半個月後某天,我自外歸來正打開鐵門時猛然發現,鐵門欄杆積了不少灰塵。天啊!我拼死拼活的打掃家裡每個角落,最重要的門面卻忘了擦拭。這豈不就像我們小時候常唱的:「新娘水噹噹,褲底破一空」嗎?

 

:呂美鸞現任綠主張共同購買中心組織部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