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期女性電子報—查某人的生活日記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我是家裡的反對黨

小沾


もも這次總統大選是我看過最熱鬧的一次「全民運動」,大家都卯足 了勁要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候選人拉票。身在芋頭之家的我,卻偏偏 不是個「芋頭」,在全家人都大聲支持「新生芋頭」之時,我卻冷靜 得表示我堅持「主權獨立」的立場,這樣的立場爭執在3月17號以前 ,看起來都只是一個玩笑,他們大概以為我會因為「怕死」而改變立 場,直到3月18日,所有「新生芋頭」的支持者才發現我的主權真的 很「獨立」,所有抵制的怪招紛紛出籠:

─威脅不要帶我去投票,我有腳,這當然難不倒我。
─悲傷的說,軍服已經準備好,明天一定是「三級戒備」,我吞了一口口水說:「那我請吃飯,因為你明天將為兩千三百萬人效命。」
─憂鬱的說,得了選舉憂鬱症,吃不下飯,我笑著說:「既然明天就要上戰場,今天當然應該好好享樂!」,繼續吃著我最愛的叉燒包。
─說要把我打昏,以免我造成臺灣的不安,這種暴力的行為當然會遭到我嚴厲的制止。
─下午一點多就開始要等開票,我不願意浪費時光在這種無謂的焦慮上,所以跑去睡大頭覺,還跑去逛街。

もも下午六點多一進門,就聽到家人哀怨的說:「阿扁贏了!」看到 他們一臉哀怨的神情,我禁不住要說:「戰爭如若真的發生,最可憐 的是老弱婦孺,不是嗎?」當然,他們不同意我,反駁說:「到前線 的人最可憐。」我沒有再說什麼,只是一陣悲哀湧上心頭,我想,我 們真的是被嚇大的孩子!看到八歲和五歲的小姪女玩起「防空洞」的 遊戲,我猜他們應該沒有受過防空演習訓練,那「躲避」應該就是人 類恐懼時最本能反應吧!

もも想起小的時候,爸爸總是將自己小時候逃難的生存法則當作教育 我們的最高指導原則,像我這種「嬌嬌女」是最常被管訓的「像你 這麼千金,打仗一定先餓死……」一週一餐的戰鬥飯不說,還得常常 被耳提面命「如果老共來了,要躲在……,爸爸把金條藏在……,要 記得拿了才能換船票逃走……」這些全是爸爸逃亡故事的精簡版。記 得有一次我問爸爸:「你每次都說老共會打來,可是我從來沒有看過 ?」當然,這種問題只會讓爸爸的心更揪在一起,擔心這個千金真的 會在戰爭中壯烈犧牲……。然而,五十多年過去了,我還是沒有看過 真的「老共」,即使在電視上看到江澤民僵硬的笑容,我也覺得挺親 切的,和眷村的伯伯差不了多少……。

もも有趣的是,爸爸把自己的緊張和焦慮全給了我們,卻對阿扁當選 後,對股市的衝擊充滿信心,他告訴「將數百萬元進場」作為「賭阿 扁不當選」的弟弟,「不用擔心,最多兩個禮拜就會好了」。當然, 爸爸一定不會知道,二十多年的恐懼真的不會因為一句話就消失不見! 知道結果後,弟弟急著離去,直說會有暴動,我禁不住正義之感問他 :「上次,阿扁落選時大家也都說扁民會暴動,現在他當選,怎麼又 會有暴動呢?那會是誰在暴動?」他不發一語,我彷彿在他臉上看到 爸爸年幼時無助恐懼的神情……。

もも3月19日早上,遠在印度進行「心靈之旅」的母親打電話來報平 安,我在睡夢中告訴他阿扁當選,及國民黨得票率不及1/4的消息, 母親生氣的說:「很氣憤!」,我以為他是生氣阿扁當選,結果他說 他生氣國民黨怎麼這麼爛,我想,還好他在印度,不然我可能要去國 民黨中央黨部前去把他拉回來了!

もも我從來沒有發現這種恐懼竟然像遺傳基因一樣從父母的身上傳給 我們,看到弟弟、姊姊、姊夫為了選舉而如此神傷,我好希望這種恐 懼不要再往下遺傳,我們需要安全的感覺,能夠平安生活在這塊一直 承載著許許多多恐懼的土地上。

看完小沾的文章,你是不是也有什麼感想要和大家分享的呢?歡迎連到台灣婦女網路論壇與HerCafe合作的女性參政版上與大家討論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