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期女性電子報—焦點話題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陳芳姿,來了

阿蓮


  有一位女性,她只有一位老公,卻有數十位的公婆需關照;雖未親自孕育子女,肩上總停著一隻鳥女兒,腳旁追著一隻狗女兒,她就是菩提長青村的村長。

  提起「菩提長青村」,打開中華民國的行政區域圖,您可能用顯微鏡也找不到,但長青村的村民平均年齡七十五的高齡,卻可能是台灣島上任何村、里民平均年齡之冠;若您來到長青村走走,充盈於耳的,是有如五胡亂華般的多元口音,而不時摻雜於其中的「人未到聲先到」的低啞、豪爽笑聲,準是村民口中的「村長」∼陳芳姿,來了。

  陳芳姿,於九二一大震前,原本和丈夫,也是陶藝家的王子華在埔里共同經營一家頗富盛名的「七巧高山野菜館」,回首地震當晚,陳芳姿夫婦在日月潭的天盧飯店和同來開會的朋友泡茶聊天,回到房間中欲梳洗的芳姿,已傳來逃命的驚呼聲,當夫妻兩和數百名住客逃至門外,數秒間,就眼看著天盧飯店石破驚天垮下來,芳姿回憶著連夜開車回埔里,看著熟悉的道路在眼前撕裂而開,那種原本以為只有災難片才看得到的情節:「我以為是世界末日了……」。天亮後,確定家人的平安,放下半倒的家,也是災民的夫妻兩即投入了重建工作。

  憑藉著長期積累的豐富人脈及熱情,芳姿夫婦將朋友主動提供的各種物資送交至偏遠地區,也協助災區外的協助團體如何在災區施力,直至當時已在進行老人安置的出家師父找來,希望芳姿夫妻倆能幫忙災後獨居無依的老人家,就此夫妻兩投入了長青村的無薪水、無假日,以及為期不短的夫妻分居生活(因為半倒戶,王子華住入了申請的慈濟大愛組合屋,白天長青村當義工,半夜回慈濟組合屋;陳芳姿則日夜住在長青村照顧老人家,並擔負村長的重責,後因考量工作量過大,及安全上的考量,夫妻兩才共同住到長青村)。

  「村長,你看我怎麼處理比較好?」在組合屋的共同餐廳堙A一位老人家為著過年,該到哪媢L年而徵詢著芳姿:「你不要煩惱,工作人員會先幫你聯絡好,我們………,這樣處理,好不好,你不要忘了,這堣]是你的家喔!」老人家得了滿意的答案,還不忘跟芳姿交待:「別忘了把這埵a址跟聯絡方式,告訴我的家人喔,我怕我忘了怎麼回來……」芳姿才在我耳邊如數家珍的說這位因孩童時候發燒過度,而有弱智的老人家從小就被分養出去的點滴……,總以長媳自居的芳姿,早已是老人家精神依賴重心。

  長青村目前共住有近七十位老人,最長者九十六歲,最年輕的也五十歲,「我跟我們的工作人員說,要把這些老人家當成我們的父母,爺爺奶奶,這樣比較能包容,也不會計較太多……。」從老人家間爭執、老人家財產、老人家與子女、老人家醫療、老人家往生……等問題,曾經一度被官方或民間安養機構質疑至今不收費的長青村「擁老人自重」、「撐不到五個月」「用老人威脅政府」……芳姿只能笑著說:「最好政府接手照顧這些老人,這是政府該做的工作,我們就可以回去開店,賺我們的生活費,重建我們至今仍未重建的家。」

  「累嗎?」不禁問著這位已擔任兩年多的村長,雖才40歲,卻已遍嚐人生滋味,總笑說夫妻兩是上無父母,下無子女的芳姿:會呀,以前晚上還會偷偷哭……「長青村撐不下去,老人家怎麼辦?」、「我們自己重要的人生階段,還要投入多久?」身旁支持的親友總說,「支持下去,這是有意義的工作」。

  在台灣走入高齡化的社會的趨勢,在現在的老人安置模式下,長青村以社區營造的方式在開創另一種老人生活的可能,「我們是為未來的老人而做」芳姿如此說著,正如一位原本一直懷疑長青村可行性的官員在村內走了一小段路所說:「夠了,我看到這邊的老人會笑,把自己當成主人般招呼來訪的人,這是在其他安養機構看不到的……」。在芳姿的心中,長青村是集社會大眾的善心善力而成,卡著公部門層層的政策限制,這處位在台糖地上社區景觀最美、生機洋溢的組合屋,依然面對著隨時會拆除的命運,需成立正式老人機構的財務需求,也絕非目前長青村所能承擔的……。

  長青村中一草一木、菜園、漂流木製的涼亭、盪鞦韆、水池……都是阿公阿媽二年多來「親手合力」完成的,為了共同面對大家庭的經濟危機,除了自己種菜,數月前中台禪寺迎佛指,前去擺攤賣咖排、賣菜時,有些阿公還搶著幫忙去呢?下次如果你來到長青村,別忘了點杯五十元的感恩咖啡,除了聽聽芳姿夫妻的故事,還可點18∼25(年次),幼齒的阿公阿媽坐抬,聆聽他們的人生故事喔!萬一阿公阿媽只端上半杯咖啡時,真的沒偷喝喔,是不小心「抖」落了!

  這五十塊,不只是為芳姿和阿公阿媽他們生命尊嚴的喝彩,也投下一個末來台灣老人安置新作法的期待,因為你我都會老!

      

  

回到110期焦點話題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