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期女性電子報—焦點話題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大地女人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願望

嚴沛瀅


  時光似箭,越南終於統一和平「獨立、自由、幸福」(DOC LAP - TU DO - HANH PHUC越南口號)。近十幾年來,各國外商對越南市場甚感興趣,天然特產豐富、人力充沛,投資發展機會絡繹不絕。其中唯台商投資額高達首位,且台灣男性以賽跑般的腳步飛到越南去娶親也不少。這新科技速度娶親方式也成為聯合國婦女會共同關注的話題。跟著潮流走的越南人,不約而同往將女兒嫁出國外的趨勢。現今越南最流行說的一句話:「家有一女聘金百萬『越盾』」;或是「出國當個外勞也不錯」。畢竟國外的薪水終比較國內來得高,吸引了不知多少越南青年男女想盡辨法出國打拼來改善家境。有部份人結緣來到了台灣寶島,我無意的也摻了一腳。

戀愛結婚期

  那時,才放下多年來陪伴我成長的書包沒多久,連忙著急出社會找份工作。真幸運!藉由朋友的介紹下,我順利進入台商之工程公司上班,職任會計兼通譯。當時我的先生就是公司裏的工務經理,也許我是他管理工務上溝通的橋樑,所以成為他的好幫手。雖然我說得一口越南語法的國語,可是他還能聆聽我的意思,讓我無障礙的接近他;跟隨著他學習許多在工作上的處事經驗。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常在翻譯文件時執筆忘字,厚著臉皮把手掌打開伸手過去請教他。經理那副既正經又可親的臉上露出點笑容的開玩笑:「妳的手是萬能嗎?」邊說邊寫在我的手掌心上我要求助的字。其實呀! 我希望能掌握得住學過的東西。

  他比我年長十六歲,是我的初戀也是最後的一個情人。為了讓我趕得上他的進度,對於我有恆心的學習精神他無微不至的灌溉了我許多數無盡的知識。愛在心頭口難開的他,只好讓真正的愛情由漫長的時間來培養;再加上平時同事們弄假成真的湊和,我們終於在相識一年後完成終身大事、有情人終成眷屬。

  我是典型的外籍配偶,年紀輕輕才廿歲就嫁來台,先生年紀跟我相差很多。婚後為了要定居取得身份証,我只好委屈與他分隔南北。我要回台北當個傳統媳婦;他繼續留在越南工作,每兩個月有一星期的假日回台看我們。這段日子裡我度日如度年般難過,衣食住行樣樣重新適應。從一個上班族三百六十度的轉變成為一個家庭主婦,待在家裡帶小孩,逛逛市場走走公園。每當我們要談心時只能靠著國際電話來引線。

台灣媳婦學習期

  一面思鄉一面思夫的滋味真教人難受!唯有值得安慰的是婆家的親人均對我很關懷。雖然我是長媳,小叔小嬸們都比我年長,可是他們都把我當作家中的親妹妹那般愛護。尤其是婆婆更是把我捧在手裡來保護,甚怕我沒辦法學得「在台灣如何獨立過生活」。每當親友辨喜事她都帶我一起去參加;像里長辨的掃馬路義工活動她也給我一起跟去幫忙。她教導我點點滴滴的台灣習俗,鼓勵我參加社團活動、上課學才藝,充實自己。

  年復一年的過去,我的老大也上小三了,老二上大班。有些朋友認為台灣是重男輕女的社會,我倒不覺得。有一天,我帶著兩個乖乖用走路的到學校去開家長會。走在路上,我們一起聊了很多親子的話題。其中有幾句最能滿足我內心快樂的天真童語,老大笑著說:「媽媽! 上次我同學的媽媽說我們好像閃亮三姐妹啊。」老二搶著說:「不是啦! 我們好像小天使,因為媽媽會帶我們坐飛機從台灣的天空飛到越南外公家去找爸爸。」我接著她們的話說:「媽媽認為我們的家很富有,因為我有妳們兩個『千金』。」不曉得她們聽得懂我的意思嗎?

  自從小孩開始上學,我就到處參加台北市、縣民間單位舉辨的活動。加入了伊甸福利基金會的雙語志工隊伍,協助新移民心理輔導;配合警察局、法院、家暴中心……陪同個案通譯;台北聯合醫院各院區志工服務;新移民會館的外語接線值班人員,為針對新移民諮詢服務。台灣的新移民人數逐漸上升,超越數十萬人。其中來自越南的人數占量最多,嫁來台遇到幸福和不幸的家庭比率一樣多。政府推動關懷新移民的福音越來越熱絡。

  台灣社會這舞臺終於有空間讓我們志工的角色揮灑,也許是我的真誠和努力的精神被大家看得出來,原本當志工的我,在伊甸的引薦下,進入了台北勞工教育廣播電台,擔任越語播音員,讓我在這機緣下,利用母語傳播相關台越兩地的新移民及勞工的訊息等,為聽眾傳達意見和心聲。有幾次還獲得華視教育電視台邀請到「台灣媳婦」的節目分享心得。這個機會讓我覺得有無比的成就感,也感謝所有提拔過我的人,讓我在台灣社會尋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立法保障外籍配偶人權

  想起來,有一次我太投入了! 直接在節目當中,談起我接觸過的個案(離婚事件)。奇怪的是原告都是先生方面提出告訴的比率占多數,因為他們都認為外籍配偶是用錢買回來的,所以就可以為所欲為。即使施有暴力行為即以離婚來威脅,或以沒錢付保證金辨理身份證為藉口,來限制她們的自由權,她們也不敢反抗(為取得國籍而隱忍)。

  我看到她們的狀況很無奈,當她們的婚姻遭遇不幸時,她們已置身在似是而非的台灣公民身份當中(已放棄原國籍等待歸化國籍時);她們已是台灣子女的媽媽。一旦忍無可忍時選擇離婚就得失去所有權利。有的案主對我表達:「我寧願被打死也不敢簽字離婚,骨肉難離,小孩是無辜的。請問教我該怎麼辨?(留在台灣當個幽靈公民還是棄子女回國)」難以抉擇矣!

  因此,我以一個志工的立場有感而發,建議有關執行單位的人士多用關懷的角度來重視這個問題。是否可以針對新移民婚姻法其細節修訂法規,讓這塊自由民主的土地上有容許她們生存的空間;得到人權的保護。

  自從踏進台灣以來,真沒想到我的際遇多采多姿,最開心的事是收到越來越多的聽眾來信,與聽眾在空中一起度過快樂時光。憑教育程度我並不很優秀,可是我喜歡去嘗試新的事物。這個過程接觸到的事件都很有挑戰性,我勇敢的站在前線應戰。目前的我正在奮鬥當中。

  台灣的秋天令人心曠神怡。先生在越南四合一氣候熱情環境中工作,為越南開發建設;為我們的未來打拼。我不知道自己在台灣能付出多少貢獻?但最起碼如今能夠在他鄉為母國同胞服務,傳達我們兩地川流不息的語言文化;培育我們愛情的結晶成才。老天爺真的對我不薄了! 不過我還是懷著一個貪婪的心,向您再祈求一個願望:懇祝福「男才女貌結良緣、台越聯手牽連理」直至永恆……

    

(本文轉載自《新庴邊的故事》,感謝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婦女部授權)

 

回到219期焦點話題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