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期女性電子報—焦點話題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大地女人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請問你媽咪是哪國人?

徐育訊


  實習第一天,看到小安第一眼,黝黑的肌膚,不同於漢人扁平細小的深刻輪廓,我幾乎馬上斷定,小安必定是東南亞人民的後代。

  為了填寫學生資料,我詢問小學二年級的他,「請問你媽咪是哪國人?」從他仰望我迷濛的大眼睛裡,我看見了「困惑」,我靈光一閃,想到平常是由小安的哥哥正南帶他進教室的,正南看起來有超乎同儕的精明與世故,因此我請小安去六年級的教室問哥哥。不到五分鐘,小安跑到我身邊,他喘著氣:「哥哥(喘)……哥哥說(再喘)……說他不知道。」我帶著快要笑僵的笑容:「你可以再問問看,是泰國人?越南人?菲律賓?還是……」小安再次以音速飛奔而出,這次他花了八分鐘:「哥哥(大喘)……哥哥說(非常喘)……說媽媽好像是外國人。」

  於是,我決定照著學生通訊錄,自己打電話給小安的媽媽,以簡單的英語,不到三分鐘就解決這個「難題」:小安和正南的媽媽是菲律賓人。

  小安的爸爸是個靠打零工討生活的原住民,比小安的媽媽大了整整十二歲。雖然小安的父母社經地位低,又屬於雙重的文化不利,但小安向來是個讓老師疼愛的好孩子,調皮搗蛋的他有時令人頭疼,有時卻可愛天真地叫人捨不得氣他,而正南更是個難得的孩子,他是現代少數兄兼父職的典範,小安的功課都是正南一個字一個字教導出來的,正南常常自責,沒能把弟弟教得更好,害老師添麻煩。看著他憂心忡忡的面孔,不成比例的早熟,我心裡漲滿為人師的驕傲。

  某天第一節下課,小安的媽媽匆匆替他送來課本和鉛筆盒,穿著一身汗溼花粗布工作服的她,操著不太純正的國語說:「以後上課的東西要自己帶,知道嗎?」班上的家偉像敏銳的老鷹瞪著小眼,大叫:「哈哈哈!小安的媽媽,長得和我家的菲傭好像哦!小安是菲傭的兒子!」

  小安窘得脖子都紅了,他憤怒地吼著:「才不是!我媽才不是菲傭!你亂講!你亂講!」他像頭小猛獸撲到家偉身上,兩人迅速扭打作一團,事後老師要家偉向小安母子道歉,但是,事情並未到此結束。

  小安從此對自己的身世感到自卑,他甚至因此不想到學校,而受到正南的責備。有一天,他紅著眼眶問我:「老師,菲傭是不是很不好?媽咪是不是被賣來台灣做苦工、生小孩的?」這一張原本應該活潑快樂的小臉,如今寫滿憂愁,正南的早熟,是不是他也經歷過這一切?

  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將至,我請小朋友畫一張卡片送給母親,家偉畫了一輛豪華的轎車、美輪美奐的房子,他得意地說:「我家有三棟房子、四部賓士!爸爸說,等我長大,這些全是我的!所以我先送一些給媽媽。」坐在他旁邊的小安有點不安地挪了挪身子,家偉接著說:「可是我家的菲傭都吃剩飯,我媽說,他們有東西吃就很高興了。」

  眼看著一場暴風雨又將引爆,我急忙喝斥家偉。我告訴他們一個母親節的故事來轉移他們的注意:「媽媽心媽媽樹」,故事主旨是,只要是關心你、照顧你的人,不論這個人是姑姑、奶奶、爺爺或是誰,就算他的身份不是「母親」,但他就是在扮演母親的角色,因此他的「媽媽心」還是可以掛在媽媽樹上面。

  同理可證,不論媽媽是乘坐著高級轎車,或是揮汗在驕陽下工作,是系出名門豪門的媽媽,或是飄洋過海的外地人,她們都是生養我們的媽媽,媽媽,是不分貴賤的,都是同樣偉大的,對不對?

  我看見,小安的背脊挺直些,臉上的表情似乎多了點自信。第二天,正南如往常牽著小安的手進教室,臨走前,他走近我,堅定地告訴我:「以前,有人問我媽咪是哪國人,我都不好意思告訴他。因為我知道,菲律賓人在台灣代表勞工和貧窮,因此我加倍努力想要出人頭地。但是,以後,若有人再問我,我會抬頭挺胸說,我媽咪,是菲律賓人。」

  小安和正南的媽咪,是菲律賓人,家偉的媽咪,是台灣的有錢人,但,不論這些媽咪是富是貧,都阻擋不了她們對孩子的愛,不論這些媽咪是哪國人,她們同樣深愛著哺育兒子長大的這塊土地--台灣,這樣,就足夠了,不是嗎?

 

(本文轉載自《新庴邊的故事》,感謝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婦女部授權)

 

回到219期焦點話題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