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期女性電子報—時事評析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媒體、婦運與何春蕤的「援助交際」

蔡宛容

 

  從語言學符號學到解構主義的學者認為,語言是社會文化建構、再現的結果,甚至是權力運作、實踐的場域。何春蕤、媒體、婦運團體三方對於「援助交際」的定義、看法、執行層面就有著各恃一方的權力論述,而社會大眾不見得能看清、穿透這層面紗。究竟,何春蕤、媒體、婦運團體要說什麼?而在說什麼底下是否隱含著要爭什麼的權力運作?

  以何春蕤的論述來說,其在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闢設一個常態性、顯著性的援助交際網站。網站首頁先放入幾句標語、口號:「援助交際不是性交易,援助交際是一種交際」、「性愛是一種交際,性愛也是一種援助」、「尊重非性交易的援助交際乃是尊重他人的性自由等」。然後把警察、司法界「誘捕」的非程序正義手段,以座談會、何春蕤自己的文章、其它人士的討論、電影、書藉和過去近年援交、誘捕的相關新聞呈現、表列出來。

  依筆者的解讀認為何春蕤反對辦案人員常捨棄持續追蹤、收集証據、徹底調查等等比較吃力的方式,來對確實已發生的性侵害罪行加以逮捕、處罰。因此,她以強調少女可以合法援交、援交有助青少年與女性自主能力的論述,甚至貼上一些援交祕訣、方法來反制、諷刺警方不當的構陷公民入罪手段。

  此等言論論述在媒體版面、電視報導下,被斷章取義、簡化到「何春蕤提倡合法援交」,但無看到媒體對於警界、執行的法律盲點,有任何深入的批判報導與揭露。就傳播學理而言,媒體有挖掘新聞議題,對議題建、設定的效果及輿論導向功能。而媒體議題設定、建構的起源有二:一是基於突發的社會新聞事件、二是媒體自己去發掘的議題。很明顯的是,這個議題是在媒體的揭露下衍生,因此熟知此領域的媒體守門人可預期議題未來衍變的起伏,或應該知曉一開始如何做到平衡報導。然則,媒體似乎有意的只選擇網站上「合法援交」、「援助交易費」、「耶穌是史上最早的援助交際者」等新穎、煽動的詞彙(視而不見警察、司法的問題)來討論、分析,以等待未來警察司法界或婦女團體的回應,讓媒體報導有持續性的賣點、可能更激化的言說論述佔領版面、畫面。

  不可否認的,婦女團體看到媒體如此的報導,必會為原來「援助交際」的定義,有再次呼籲、聲明的必要。在筆者參加婦女團體所召開的記者會--「我們不反對何春蕤進行援助交際,我們反對兒少進行援交際」,會中婦女團體表示,「援助交際」是日本色情業者所創,目的是為日本男性嫖客除罪化的行銷手法,一夕之間讓買春客化為慈善家,易使少女淪入交易性的約會與性行為,讓業者賺飽了荷包。還指責何教授的網站內容,指導他人如何安全從事援助交際,又誠徵未成年少女做援助交際義工。

  確實,何春蕤對「援助交際」的擴大解釋,只是讓原來剝削少女身體的性交易毒藥,外包上一層美麗的糖衣。而這種說法放在台灣社會文化裡-「援助交際就是性交易,且是男女老少都會涉入的性交易,真正獲利的仲介業者、嫖客」等環境下,不僅無益於女性身體自主權、經濟權的增加,反而愈落入父權的陷阱,成為男性要佔女性身體便宜的最佳藉口。

  何春蕤在網站中所謂「援助交際有助於提升青少年與女性自主能力的研究發現」,其內容根本無明確的研究機構、年代、詳細的數據資料支持。短短數行文字強調台灣政府應仿效老人年金,發放全國青少年「援助交費」,這無異於政客情緒式的口水言論。

  再者,其刊登「誠徵未成年少女援助交際義工」目的是反制警察「釣魚」、「誘捕」的惡質手法。可是這種不循著結構制度的修法途徑,來捍動司法的沈痾,以主張用女性自由意志、脆弱的身體來抵抗司法不公,何嘗不是從一個反對司法壓迫的角色,跳到另一個鼓動、操弄女性身體的間接迫害者角色。這種常駐性的網站論述對女性身體有著另一個權力運作。

  不過婦女團體的回應、內容,也顯露某些「對人不對事」的缺憾。也就是在其回應何春蕤論述的新聞稿中,也用了非理性、激化的言論。她們沒有看到何春蕤對於掃黃弊端的針砭,甚或在此議題上,學術與社運團體此可以敞開心門,有著更進一步的結盟、討論空間。因此,婦運團體也得深思、反省固守自己領域的權力運作所帶來的狹隘發展。

  糟糕的是,台灣媒體記者在婦女團體召開的記者會中,既無積極詢問、深切了解其中複雜的成因、脈絡,也無在近來的版面、電視、廣播裡看到任何報導。媒體先投入、設定一個聳動的議題,不是要等待各界與婦運回應嗎?我們卻沒有看到。所以媒體對何春蕤網站論述所報導、再現的「援助交際」,恐怕是投遞一顆價值扭曲的未爆彈給下一代青少年。

  與其責備青少年自身「援助交際」的不當、墮落,那媒體、何春蕤、婦運團體三方的「援助交際」是否更令人不堪!

 

(本文作者為婦女救援基金會研究員)

 

回到時事評析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