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期女性電子報—時事評析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難解的三角戀

林雅萍

  三個多月前鄭余鎮以追求真愛為名,背棄自己的婚姻,與外遇對象王筱嬋一起召開了記者會表明自己與元配早就沒有感情,希望元配呂珮茵放過他,同意簽字離婚,而元配也在鄭家的家族支持下召開了記者會,以聲淚俱下的深情說明只盼先生早日回頭,他會永遠等他,決不簽字離婚,這樣的新聞透過媒體密集的反覆播送著。

  眾人對鄭余鎮婚外情的勸阻,輿論對他形成的強大壓力均順理成章的讓他與王筱嬋共同成了被迫害者,反而形成密不可分之聯盟關係,來對抗整個家族、甚至整個社會,最後鄭余鎮英雄式地選擇了,為了真愛不惜放下一切功名利祿遠走美國,來證明自己已經長大,可以決定自己想走的路。對他而言,此時真愛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而原配竟成了在找尋真愛路上的絆腳石。

  不過短短三個月劇情卻又大逆轉,鄭余鎮改口,他為了自由,選擇回到台灣,當初的真愛成了一時的迷失,更是指控真愛對他的愛情暴力,他彷彿成了一個可憐的受害者,之前所有的錯誤均是無心之過,也不需要負擔任何責任。回到台灣後,為家人無悔的愛感到溫暖,還說要將這份感激化為為選民服務的力量,理所當然的又回到老婆身邊,當記者訪問他與夫人關係,他回答了感情比以前還更好,透過這樣的新聞不禁讓人開始思考婚姻的本質究竟是什麼?難道是因為父權社會,而讓男人可以自在優遊在女人當中?

  從這個新聞所呈現的,在傳統父權體系下的婚姻,男人明顯是個既得利益者,鄭余鎮可以為了真愛離開家庭,而呂珮茵被自己及整個家族賦予的期待是要包容、等待先生的早日回頭,現在鄭余鎮回來了認錯了,就是迷途知返,對他就要更加包容與溫柔,在這樣不平權的關係下,來成就先生的一切,而其在先生尋求真愛中所遭遇的背叛傷害,似乎就在「女人要識大體」的大帽子下被忽視?似乎她的價值是完全依附在鄭余鎮的身上,是需要藉由鄭余鎮的存在來肯定她的自我價值。

  回頭看他們的婚姻,不管鄭余鎮當初所言,兩人早已沒有感情是合理化自己外遇的藉口,也或者真如其所言兩人早已沒有任何感情的交流,那這些年來維繫兩人婚姻的,除了責任外,還有什麼?面對這樣的婚姻,呂珮茵委曲求全,到底要成全的是什麼?如果當婚姻中最基本的兩人相互尊重、相互扶持均已蕩然無存,那麼讓她決定留在婚姻中的,或許是相信先生有一天會改變,或許是基於為這個家、為子女的責任,也或許是其他不可知的理由,只是呂珮茵要清楚的是在這樣的婚姻中自己究竟快不快樂?自己想從這個婚姻中得到的是什麼?又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持著她繼續在這樣的婚姻中?

  女人經常把婚姻視為生命的全部,加上女人從小就被塑造成要溫順、要善解人意的形象,讓女人在婚姻中只得不斷的妥協,先生與孩子永遠擺在自己的前面,慢慢的女人開始在婚姻中失去自我,看不見自己,等到婚姻的危機出現時,女人往往變成徹底的輸家。

  婚姻是女人的全部嗎?很多的女人開始看到,在婚姻中女人仍需要保有自我的價值及基本的自我尊嚴,女人一定要學會真愛自己,唯有不再委曲求全,女人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路。

 

延伸閱讀:
別再隨鄭王起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