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期女性電子報—時事評析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女人,妳為什麼穿皮草?

妤儒  

  因為違反動物福利觀念而備受爭議的皮草,在沈寂數年之後,又重新大張旗鼓地回到時尚舞台。去年秋冬,全球時尚界又颳起了皮草風;許多知名的服裝品牌和設計師,都紛紛設計各款飾以皮草的服飾,強調使用了皮草讓衣物「至極雍容與華貴」,營造出身著皮草即可躍身為「名媛貴婦」的氣氛。皮草商甚至還誇張地宣稱:「皮草,是女人一生之中最大的誘惑」、「除了身份、地位和氣質的傳統象徵意義外,皮草更是現代時尚、個性與品味的代名詞」。

  多虧動物社會研究會公布的一捲「活剝動物毛皮」血腥製作實況錄影帶,稍稍喚醒了人們對於皮草動物感知的關注,意識到身上所穿戴的「時尚、奢華」,竟是不人道殺戮動物後的產物。許多被點名穿過皮草的女星,也在媒體強烈追逐的壓力下紛紛出面「澄清」自己穿的是「皮草商提供的,不是自己的」、或「其實是假皮草(?)」、「其實是大量繁殖的兔毛,不是真皮草(?!)」;也有人說:「過去我不知情所以是無辜的」、「私底下我是很愛護動物的」,甚至還有人強調,只要是「合法來源」的皮草,就沒什麼不可以。

  觀察這些女星振振有詞的各種辯詞,我們隱約感受到皮草時尚界所打造出的,不僅是一種針對女性訴求的消費慾望,更是一種「去血腥、清純化」的漂白過程,讓皮草和活生生的生物完全脫離關係,只成為一種無生命似的美麗布料,好讓女人能毫無愧色地將皮草穿戴上身。也因此,當幕後製作過程血淋淋地展示在人們面前時,穿戴皮草的名女人都表示十分震驚,並認真地強調自己是極其清純和無辜的。

重金打造出的皮草新形象

  這番漂白的過程,免不了需要雄厚的資金與繁複的宣傳手段來支持。在當代消費社會中,時尚早已成為誘出女性購買力的全球複雜產業體系;除了設計、生產等部門之外,更有賴各種廣告行銷手法來定義什麼是「美麗的女人」。每一季熱鬧非凡的新裝走秀活動,就是一項極為重要的行銷活動,這也是為什麼名模女星總是有各家皮草商提供的皮草大衣可以穿;因為在穿戴的同時,她們也用自己的身體和知名度,成為宣傳皮草的推手。

  事實上,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皮草銷售量曾因動物保護觀念的抬頭而一度走下坡。然而,隨著裸體抗議皮草運動逐漸失去新聞性,隨著人們對名模辛蒂克勞馥代言的「我寧願裸體,也不穿皮草」反皮草運動的記憶淡去(不過在2004年她就為了錢不惜違背過去的主張,重新披上皮草走上伸展台),以及皮草業者的積極包裝和促銷,它又逐漸成為時尚界的新寵。

  其中,由丹麥、芬蘭、挪威和瑞典四國的毛皮飼養商協會組成的「北歐世家皮草」(SAGA Furs),可說是打造皮草新形象的「功臣」。它們不遺餘力拓展國際市場,包括免費招待高知名度設計大師到皮草動物農場參觀旅行、免費提供動物毛皮供做實驗、不斷創新狐皮和貂皮的生產和製作方法、令其更軟、更輕盈,並將皮草的特性和嶄新的設計理念推銷給各個名設計師。這些努力於是逐漸讓皮草擺脫殘忍的形象,反而透過流行的包裝,又躍升為現代感、流行、華麗的代名詞。

皮草業時尚界謊言連篇

  然而,在閃亮的伸展台、美麗的皮草背後,隱藏的卻是虛偽而殘酷的謊言。皮草商總是對外宣稱,自己使用的皮草都來自受到「人道對待」的動物,所有養殖農場都對其養殖環境、飼料和動物健康作了最好的控制,以確保皮草達到最理想的品質。但事實是,大多數被養殖的皮草動物,如狐狸、貂、海狸等,終其一身都被關在狹小的籠舍內,忍受便溺的惡臭和失去自由的痛苦。這些皮毛動物原本天性好動、敏感,且行蹤隱匿,卻因為長期的禁閉而反覆在籠子內不斷繞圈打轉、搖頭晃腦,或因無聊而一動也不動,呈現出不符其自然天性的病態行為。而在大限到來的那一天,這些動物則可能被施以電擊(這還算是「人道的」處決過程)、或是下毒毒死;至於因缺乏動物福利法律而躍升為世界最大皮草生產及貿易國的中國,則是將動物活生生重摔、斷尾、剝皮,製作行徑更令人心寒。

  皮草商的另一個謊言是,「合法取得」的皮草就不殘忍。然而,在歐美「合法」的皮草,卻也可能來自殘忍對待皮草動物的國度,只不過因為動物不在歐美飼養不違反當地法令罷了。例如許多德國、西班牙等歐洲皮草產品,有不少是由中國生產、加工出口的,台灣絕大多數的皮草也都來自中國。事實上,近年來崛起(且惡名昭彰的)的中國河北大型皮草工業製造區,更和知名的北歐皮草世家、丹麥皮草拍賣行等組織建立了密切的技術合作關係;許多中國血腥屠宰、剝皮得來的皮件,也都論隻計價地流入皮草單幫客手中,然後再被輾轉賣給大型皮草原料批發商或是皮草大衣、飾件的製造廠。而所謂SAGA的品質認證,是根據皮毛的品質、顏色清晰度等標準所發予,與製造時對待動物的方式一點關係都沒有。也就是說,合法取得未必能確保皮草動物生前必定被妥善人道地對待。

  而皮草商的第三個謊言則是,因為皮草動物是養殖的,不是從野外捕捉來的,所以穿戴皮草就和「動物保育」沒有關係,不會破壞環境生態。但事實是,人工繁殖的動物一樣有生命,都需要被人道且合理的對待,不論牠是不是保育類動物。此外,養殖農場也可能引發外來種進入原不屬於牠棲地的生態浩劫,如德國皮草動物農場發生過浣熊逃脫、冰島發生過貂逃脫、美國發生過河鼠逃脫事件,這些逃脫的皮草動物免於一死,但在野外自行繁殖卻對當地原本的生態造成了不小的衝擊,有些狀況甚至至今人們仍束手無策。而且,皮草動物農場所排出的糞便、污水、甚至是屍體,亦會對當地的水質和土地造成污染。更何況,皮草加工的過程中包括洗皮、染皮等步驟,使用到甲荃、鉻等化學藥劑,亦會污染水源和環境。美國環保署研究發現,兩家毛皮工廠所造成的污染代價竟然高達160萬美金。而從養殖、宰殺到加工製作,一件皮草所耗費的能源更是人造衣物的好幾倍。也因此,皮草製品對環境的傷害,不光只是傷害動物而已,最終還傷害了人類與動物共同居住的環境。

重新取回打點自己身體的自主權

  流行時尚總是盡力粉飾這些皮草背後的醜陋真相,並狡猾地運用女性主義的觀點,宣稱女人應該「率性展現自己」、「捨得花錢寵愛自己」、「用奢華衣著顯示出獨立和自主」,彷彿穿上時尚設計師的作品,反而是現代女性能夠用雄厚經濟實力打點自己身體、呈現出自身美麗的自主權展現。也因此,統計顯示過去五年來,在皮草業的費心和時尚界的大力哄抬下,約計有十一萬隻毛皮動物為了妝點台灣女人的美麗而失去生命。至於牠們活著的時候快樂嗎?死的時候安詳嗎?沒人知道,時尚工業當然也隻字未提。於是穿戴皮草的女性,當然也可以裝作渾然不知,假裝自己與那些殘忍、血腥的過程毫不相涉,繼續維持無辜、美麗又高雅的女性形象/假象。

  然而,如果一種「身體自主權」的展現,是建立在傷害其他生靈的「身體自主權」之上,那是件多麼荒謬且缺乏正義的事!女性主義過去所強調的自主權,除了強調對於自己的身體,有自己做主的權利之外,更強調對他人身體的瞭解尊重。而這份尊重,在今天,應當不止於人類的各種性別而已,更當及於其他有感知能力的動物和生靈。女權運動所關心的範圍,一向也不只集中在女性的地位、角色和感受上,許多女性主義者對環境正義、對動物福利、對和平議題都有著積極且整合性的觀點。因此,拒絕穿戴皮草,不但符合女權、動物權和環境權的精神,更是一個拒絕接受商業市場宰制的積極主張。

  當然,除了拒絕購買皮草製品外,還有很多有創意的點子可以盡情發揮。例如,英國有一名女性保護動物組織成員,就上網拍賣自己的皮,說自己的皮膚「經得起風吹雨打」,拿來做成錢包或手錶帶應該都很適合;她舉行拍賣的目的,是希望藉此喚起人們重視動物的感受,想看看同樣的手段施加在同為生物的人類身上,究竟是何其殘忍,進而從此拒用皮草。想想看,妳要用什麼方式,取回打點自己身體的自主權,不再被時尚和塑造美麗的商業機制牽著鼻子走呢?

 

延伸閱讀:
欲進一步瞭解皮草的殘酷製作過程,歡迎瀏覽動物社會研究會網站:
慘絕人寰的時尚 每件皮草都殘酷

欲瞭解皮草業對環境造成的傷害,請參考:
http://www.parkc.org/Fur_Industry.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