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期女性電子報—時事評析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大地女人

飄浪遊靈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襲胸、舌吻無罪?法院公然說謊

罔市  

  • 2005年11月,彰化員林內衣特賣會上發生女子遭摸胸的事件,檢方依強制猥褻罪起訴後,彰化地院以10秒鐘無法引起加害人性慾為由,判定無罪。檢方提起上訴後,台中高分院於今年2月改判「強制猥褻罪」成立,並判處被告有期徒刑三個月。
  • 2007年9月,彰化縣廖姓男子強行「舌吻」前妻十三歲的女兒達五秒鐘,彰化地院法官認為並未構成強制猥褻罪,判決廖某無罪。檢方不服,已提上訴。
  • 2007年12月,一名男子躲於速食店廁所中,將手臂自隔間下方空隙伸往隔壁間,強摸女生下體2秒,法院以該行為不構成強制猥褻,此部分判決無罪。
  • 2008年6月,宜蘭林姓男子尾隨一名女子進入電梯,趁機襲胸並試圖不軌。警方逮捕後,嫌犯辯稱自己只摸了6秒,應該不構成犯罪。警方已依觸犯強制猥褻罪將其移送法辦。
  • 2008年6月,彰化葉姓女子在KTV電梯內遭一名男子偷捏臀部,葉姓女子要求道歉,男子竟理直氣壯說道:「我只摸妳一下,又沒超過5秒,要告去告啊!反正法院會判無罪。」

  流覽以上的司法判決後,不禁令人質疑司法系統存有父權思維左右民眾權益?記得1999年以前,有關強制猥褻行為,規定在刑法的「妨害風化」罪章中,重點在於猥褻行為,必須符合在客觀上足以誘起他人性慾,在主觀上足以滿足自己性慾的條件;或者受害者不能或不知抗拒而為的猥褻行為;因此在過去的司法判例中,我們常常看到受害人因受到過大的驚嚇並沒有做出抗拒行為時,法官即認定加害者無罪。

  這種缺乏性別意識的判決一再發生後,經過婦運團體多年的抗議,刑法終於在1999年修正為「妨害性自主」罪章,強調身體自主權的概念開始在社會傳播,其中所謂的「妨害」則是指被害人的「性自主」,重點不在於是否誘起或滿足了加害人或被害人的性慾望。

  可是自從2005年11月彰化法院一審判決10秒摸胸,因無法引起加害人性慾而判無罪,經媒體大幅報導後,由後續的新聞事件來看,彰化地院的判決無疑助長了性暴力的歪風,今年(2008)6月甚至發生受害人要求加害人道歉,加害人竟對受害人嗆聲:「沒超過5秒,要告就去告,反正會判無罪!」

  「摸胸十秒案」的地院判決書寫到:「告訴人A女遭被告觸摸胸部之際,尚未及感受到性自主決定權遭妨害,侵害行為即已結束,且接觸時間甚短,客觀上並無足以引起他人之性慾,與刑法強制猥褻罪之行為人出於猥褻之故意,主觀上滿足自己情慾,客觀上足以引起他人性慾之要件尚屬有間」。

  「舌吻五秒案」的地院判決書也寫到:「所謂「猥褻」之意義,應指對人之身體有所侵害,使人感到性羞恥,並引起他人之性慾或滿足自己之性慾,而對個人性自由之決定權有所妨害,始足當之,若加害者雖係對被害人施予輕微暴行,然於瞬間即已結束,因時間甚為短暫,被害人尚未及時知覺有侵害發生,來不及反應時,該施暴行為即已終了,此時被害人之心理尚未有遭受強制之感受,因認不構成強制猥褻」。

  法院接連背離民意的判決,引起婦女團體強烈不滿與抗議。婦女新知基金會指出,為何這些法官仍然引用舊時代「妨害風化」罪章的陳腐判例定義,以父權思維想像必須「引起或滿足性慾」才可視為「猥褻」行為?這些法官無法正視當事人受侵犯時的不悅感受,與「性慾是否被引起」有何相關?!加害人的性慾是否滿足,又如何從幾秒來判斷?難道要確認其性慾已被滿足、才可視為猥褻行為?這樣的法律定義,完全是再次羞辱被害人、並讓加害人有藉口卸責。

  同時,這些判決對「強制」定義的解讀彷彿倒退了10年,法官再度使用「不能或不知抗拒」的舊法概念,無視於強調個人性自由及身體權的性別正義精神。婦女新知基金會痛批,「強摸下體兩秒案」的地院判決書寫到:「被告於實行觸摸行為的歷程中,應未對告訴人施以違反其意願的強制方法」。這些法官到底如何認定被害人「尚未感受到性自主受到侵害」或「尚未有遭受強制之感受」?既然這些女性當事人都已經報警(舌吻五秒案)或「高聲斥責呼救而當場為警查獲」(摸胸十秒案)、「尖叫大喊色狼與現場民眾合力予以逮捕報警處理」(強摸下體兩秒案),這些求救報警的具體行動,難道無法證明當事人強烈感受到「性自主受到侵害」?還需要法官大人費心思量幾秒以後才算是「壓制被害人的性自主」?那被害人是不是應該要多忍耐幾秒、才不會因為反應過快、被法官認定為根本來不及被加害人強制?

  受到輿論強大壓力後,彰化地院院長陳滿賢終於在7月7日(2008年)出面強調,法院合議庭在審理強制猥褻或性騷擾案件時,審酌的重點不是在於行為時間的長短,合議庭針對類似襲胸、摸臀及舌吻等案件考量的重點,在於行為是否合乎強制猥褻或性騷擾防治法所明訂的處罰要件。從院長的說明,我們強烈質疑彰化地院公然說謊,判決書中清楚寫著「接觸時間甚短,客觀上並無足以引起他人之性慾」、「因時間甚為短暫,被害人尚未及時知覺有侵害發生」……針對這種漠視被害人身體性自主權的法院,陳滿賢院長卻又要民眾勇於提出告訴,無疑對被害人的二度傷害!我們支持婦女新知的呼籲,強烈要求司法實務界應及早進行改革,捨棄落伍的法律見解,加強法官的性別意識教育。馬英九總統若要體察民情,就該從解決這些民怨做起,推動司法院的性別主流化,將司法體系徹頭徹尾改造一番,讓法官們好好上課!

 

(本文資料來源婦女新知基金會

 

延伸閱讀:
給司法院長賴英照的一封公開信
襲胸無罪挨批 彰化地院撇清
誰給法官上上課 襲胸、舌吻、摸臀 為何竟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