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從夫居是男性的保護傘

靜文

 

  成人所需面臨的任務之一就是離開家庭的保護。

  男孩長大之後必定被鼓勵發展事業,不管工作加班或是創業資金,家中大多全力支持,讓他拼事業毫無後顧之憂,需要的時候賣金子賣房子傾全力支持兒子在所不惜,表面上看起來男人似乎是離家勇敢闖江湖,事實上卻是一直在家庭的保護傘之下,反而是從夫居所衍生出的「嫁出去」的邏輯中,讓女人才是真正赤裸裸被推離家庭保護的那個人。

  在普遍的觀察中,台灣有一部分男人從沒有離開過原生家庭的保護,結婚後不是還跟父母同住,就是每天仍舊回父母家吃飯,生了孩子又交回去給老爸老媽養。表面上說是三代同堂孝順父母,事實上卻是在勞務與經濟上依舊強烈地依賴父母。

  大部分女人的命運卻是相反的,在法律與傳統都傾向從夫居的社會裡,大部份女人必然要脫離原生家庭的保護,遵循從夫居的社會法則,加入另一個陌生的家庭,這當然不單意指住所的從夫居,更核心的意義是整個生命歸屬的從夫居,從結婚後,就意味著這個女人從生到死,都由男方祖先所管轄(據某些坊間術士所言,離婚女人死了就便成倩女幽魂!這讓過去很多女人寧願被打死,也不敢離婚),既然成為這家的媳婦,一生都要為男方家族所用,所有的生命優先序列被要求應該是以男方之利益為主要考量。

  更詭異的,當女人為了愛情或是其他因素,毅然脫離原生家庭時,迎向詭譎的夫家網絡,此時,一方面孤立地在新環境中努力學習新的事物與新的人際關係,在因應新環境的種種友善與敵意的過程中,逐漸體會到自己已經成為一個獨立自主成人的事實,並從中獲得新的自我認同。

  然而,在這個當下,女人卻同時發現自己反而常常必須面對被貶為無能無知嬰兒的窘境。

  這一方面是來自媳婦的功能被侷限在勞務上,因此媳婦的過去教育經驗與職場經驗在傳統女人的勞務功能中並不被積極認可(頂多像個裝飾品,或是替夫家賺錢的工具),所以一併被婆婆等人所忽略(就算你唸到大學研究所又如何?煮飯、洗衣、生養孩子才是我娶媳婦的用途);另一方面,媳婦又是男尊女卑的家族階級中最低階的角色,女人跟自己孩子是同階層的,譬如孩子稱呼爸爸的大哥叫「大伯」,媽媽也被規定這樣稱呼,而不能跟著先生叫大哥,雖然現在的社會已經不怎麼講究如此的稱謂,其中的階級序位還是存在的。

  在這種種性別化邏輯下,沒有性別意識的男女大多未曾懷疑女人本就應該是弱小的,是無知的,需要保護與教示;但是,在實際從夫居的制度下,到底是保護了誰?到底是誰,數千年來都躲在從夫居的保護傘下納涼呢?

  在法律與文化對於從夫居之實尚未有鬆動之前,女人縱使有三頭六臂也難逃宜家宜室的緊箍咒。

  此緊箍咒可以說是多數青壯年女性憂鬱症的主因之一,我們很難去認真指望上一輩的長者願意去覺察這樣的困境;然而,身為丈夫的,能不能認真端詳太太所面臨的困境呢?願不願真正去在意太太的快樂?還是依舊高尚地遵循詩經時代的儀軌,閉著眼睛享受女人的伺候,摀上耳朵聽不到女人的哭泣,以為這樣就可以成就幸福美滿的家庭?

    

(本文作者為非靜書房房主)
 

  瀏覽了靜文的創作,有興趣分享她的其他文章,請看網氏:
關於單親身分的二三事
我是女生!─一個單親媽媽的內心矛盾
當遇見別人的爸爸
占領麥當勞
在共讀中心心相印
恨,翻飛
躲在背叛身後
在疏離中梳理自我
用寂寞編織遠行的鞋
忌妒之火
與恐懼一起飛翔
狂風為何吹起?
與情緒建立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