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性騷擾事件請回歸專業方式處理

陳惠馨

 

  過去一週來,由立法委員李慶安率同檢舉人鄭可榮,檢舉衛生署代署長涂醒哲在KTV包廂對於鄭可榮性騷擾所 引發的新聞風波,已經因為檢調單位的介入,澄清這是一件認錯人的烏龍指控案。根據檢調單位的調查,鄭可榮 指控在KTV可能有對其性騷擾的人,不是涂醒哲,而是衛生署的人事室主任屠豪麟。這件認錯人的性騷擾指控案,因為檢調單位的調查而讓部分真相大白,但究竟屠豪麟有無在KTV中對於鄭可榮性騷擾一事,仍還待進一步的查證。

  雖然李慶安與鄭可榮在發現認錯人後,召開記者會,向涂醒哲本人及其家人道歉。不過如果從李慶安在記者會上的說詞,我們可以發現李慶安似乎未在此一事件中,真正反省自己犯下錯誤的原因,也尚未認知到:她前幾天在媒體前如此嚴厲的不實指控涂醒哲,對於涂醒哲本人及其家人所帶來的傷害,將不是道歉了事所能解決並彌補的。

  李慶安在記者會上,指責屠豪麟、丁瑞豐及其他當晚在場的證人,明知涂醒哲並非當晚到場的「屠主任」,為何不早早出面澄清,讓事件愈鬧愈大,她甚至在記者會上說道,如果事情沒有這樣發展,不知道屠豪麟是否會被處置,李慶安這種說詞看似有道理,但仔細分析,可以發現她似乎嘗試要將整個事件所發生的錯誤,推卸於他人對她的誤導所致,並想同時合理化自己對他人的侵害行為。

  李慶安顯然沒有理解到,她在此件事情的過程中所犯的最大錯誤,是自以為是的以為隨隨便便透過幾個查證,就可以對於性騷擾事件調查清楚。她如果不是對於近年來台灣社會由民間團體努力發展出來的性騷擾處理流程毫無所知,就是太想要利用此事件修理涂醒哲而故意忽略了。

  在過去幾年來,由於認識到性騷擾或性侵害事件的爆發,往往可能對於出面指控的受害人造成莫大的傷害,且若事情的指控不實或不小心查證,也將造成被不實指控的所謂「加害人」名譽及精神上的莫大傷害,因此在民間團體的督促下,目前在政府各單位已經成立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的調查專責機關。一旦有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的指控發生,接受陳情的人,不管是立委或者具有什麼身分都應該透過這些已經建立的機制來調查事實真相,並在事件調查清楚後,交給有關單位處置。

  例如市民鄭可榮向立法委員李慶安陳情說他被性騷擾時,由於事情發生在台北市,因此李慶安可以協助鄭可榮向台北市政府所屬的性侵害防治中心請求協助,或向行政院成立的性騷擾防治相關委員會要求處理,若這些單位拒絕接受處理此案,或其在調查鄭可榮所指控的事情屬實後,卻礙於被指控當事人的職位或關係而遲遲不處理被指控的事情時,此時再由李慶安出面召開記者會,就不會發生這樣的認錯人、傷害無辜的烏龍事件。

  由於李慶安不適當的處理,不僅讓市民對於李慶安的問政能力及誠信問題產生懷疑,另外李慶安也使得原來信任她的鄭可榮將面對民、刑事的官司,而這些顯然不是鄭可榮在向李慶安陳情時所希望發生的情形,這可以從本事件未澄清前,鄭可榮在記者會上的說詞可以看出,他說:「我僅想要一個道歉而已,沒想到事情發展成這樣」。這樣的說詞是否暗示著,鄭可榮對於李慶安處理本事件的方式也不以為然,但卻因為自己已經成為這個事件的命運共同體,而無法明白說出?

  經過這次的教訓,希望未來任何涉及性騷擾或性侵害事件,都應先交由專責機構處理,並在調查清楚前,謹守秘密,以保護無辜的當事人,以避免非專業的考量造成更大傷害。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本文作者為政大法律系教授、女學會會員)
 

延伸閱讀:
性騷擾的防範與處理
我看民進黨處理性騷擾事件的錯誤示範
反性騷擾,超猛的!─為首部反性騷擾紀錄片四位女主角用力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