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台灣,我該以怎樣的心情愛妳?

沈倖如

 

  二二八那天(編按2004年),在過於早熟的豔陽中,我們和其他千千萬萬的台灣人,高舉著雙手,展現護衛台灣的決心。愛,必須用行動來展現,我一直是這樣認為。那天回家後,感動的心情仍無法平復,彷彿著了魔般,黏在電視機前,一次又一次地看著重播的新聞剪輯,一次又一次不爭氣地感動落淚。有一家電視台,在特輯中訪問了許多來共襄盛舉的外國人,問到他們為何來參加,因為愛台灣,覺得對的事情就該去做,幾乎是他們一致的答案。

  他們這樣的回答,我一點也不覺得肉麻,反而從他們的眼神中感到一股真摯,因為外子也是這樣一位憨憨地愛上台灣的法國人。追問他為什麼愛台灣,他會說不出所以然,我想,那便是生活在一個地方的自在感,或說一種可以謂之認同的東西。想在這裡生活,想在這裡廝守,然後在東部的鄉下退休,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夢想。

  然而,今天我們終於明白了,原來愛台灣不能一廂情願。

  外子由於居留證即將到期,必須前往台北縣政府警察局延長居留證效期,依據法令規定,最長可以申請三年。然而承辦員警卻告訴我們,由於假結婚案件太多,因此居留證效期只能給一年,必須每年申請延期。這除了表示外子必須每年跑一趟警局外,其他如駕照等效期不得超過居留證效期的文件,也得每年重新辦過。我請教辦理的外事警察,法令明明規定最長可以給三年,為什麼我們不得申請三年呢?警員說這是台北縣警察局的「內部規定」。我又問,既然我們是法制國家,規定總有個書面文字可循,警員便以事隔已久找不到來搪塞,她只說除非我是重度殘障需人照顧,或者已經生小孩,否則「依規定」就是只能給一年。

  這個回答著實令人驚訝。在邏輯上,政府應該預設大家都是真的結婚,而僅對某些可疑的個案做了解,然而現在台北縣警局的做法卻是完全顛倒,先預設了凡與外國人結婚者皆是假結婚,只有生了小孩的人才是例外的真結婚。我們認為這是對所有的異國婚姻締結者的歧視。當然,警察單位有權力決定發給居留證的效期,然而令人不服的是,警方因為基於行事之便,懶得一一審查所謂可疑的對象,反而定下一條莫名其妙的「內規」,先統統擋住再說。我們都很清楚,有心假結婚者絕不會被打敗,這個「內規」真正騷擾的,是絕大部分平凡的夫妻。

  我也不知,為何我們結婚四年來都沒有問題,卻反而在多年後變成有「嫌疑」。更愚蠢的是,我完全無法了解「阻擋假結婚」與「居留證效期只給一年」兩者之間的關聯,因為如果是假結婚,那麼連一年都不該給,如果不是假結婚,那一年的限制有何意義?不過,在迂腐的官員面前,似乎沒有邏輯的容身之地。

  在警局據理力爭無效後,我們默默地回家,一路上我說不出話來,不明白為什麼兩個只想好好在這裡過活的平凡人,必須忍受無端的懷疑眼光與干擾。更無奈的是,對於那位承辦警員,她究竟在捍衛什麼價值?想到那些政府高層常說族群融合、人權立國、積極爭取外國高科技人才來台等漂亮的政治修辭,不禁啞然。

  良久,外子終於冒出一句話,他問我:「現在他們的內規是只能給一年,下次內規會不會變成半年,甚至不能居留了?」

  我強笑著說:「不會啦!」心裡卻不得不懷疑婚後選擇在台灣定居、把兩人的積蓄在這裡買了房子,會不會是個錯誤?如果我遭遇什麼不測,外子不能在這裡繼續居留,但他的積蓄都已投入台北的家中。這個國家的執法者,是怎樣地不去體恤人民啊!

  台灣,我想留下來,但真不知該以什麼樣的心情。

 

與你分享倖如與外籍夫婿相戀結婚經過,請瀏覽:
我的網戀,還…沒…結…束?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自由時報自由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