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向婦運女英豪李元貞致敬

尤美女

 

前言:婦運前輩李元貞於2005年7月退休,遷居山明水秀的花蓮,展開人生另一個新階段,專心於她的寫作計畫。元貞在婦運界打拼奮戰超過三十年,在她退休前夕,包括女書店、婦女新知基金會和女性學學會等婦運界特別舉辦了溫馨的話別茶會,這場於7月3日名為「紅得發紫─婦運姊妹元貞話別茶會」,姊妹們紛紛寫下女人私語,網氏邀請她的親密戰友之一尤美女為文傾訴對她的悄悄話,爆料婦運悍將少為人知柔情的一面。

 

(圖一)
  在婦運界提到李元貞無人不曉,老一輩的不是她的戰友,即是受她啟蒙的受益者﹔在晚一輩的大概很多都是被她罵過,又氣又愛又敬,百感交集。她雖然愛罵人,但卻是個古道熱腸、有膽識、有擔當、率直、認真負責、真性情的女英豪!

  23年前(1982年)在那個美麗島事件發生後的肅殺年代裡,元貞敢號召一群女人辦雜誌,而且叫《AWAKENING》,簡直是提著頭顱向上帝借膽,我也在那個時候經劉毓秀介紹加入這一群女英豪中。

  猶記得第一次見到這群女英豪時,令我瞠目結舌,從此改變我的一生。在那個一切講求標準答案,一切中規中矩的年代裡,我見到了元貞,一位桀傲不馴、個性鮮明、敢做敢當、敢批評、敢罵人,完全背離傳統女性溫柔婉約、只能點頭稱是、陪笑臉的制式化女性,大家談論著如何辦雜誌、如何突破封鎖線、如何發行、如何籌募資金,以及雜誌內容,大家所學不同,各個有主見,有內涵,多元討論的方式,使我這個喝國民黨奶水長大,又通過律師及司法官考試,是班上第一位女律師,正意氣風發的台大高材生,第一次被這景象懾住,以前老師所教的一切知識及倫理道德,以及自認為獨立思考,均在這一次交會中全面崩解。

  尤其元貞那挑釁的話語:「唉唷!誰說法律公平?你去看看我們的離婚婦女朋友,要離婚,孩子留下來、財產留下來,一個人被掃地出門,你們都被騙了,什麼公平?」將我這新科律師當頭棒喝,頭冒金星,不敢造次,只敢一臉困惑稱是,但也因為這樣的一記當頭棒喝,敲醒了我的女性意識,打開性別的眼睛,而埋下日後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婦女修法及立法的狂瀾。因此,元貞就是這麼一個率真、愛罵人、敢批評、敢挑戰的人,在肅殺的戒嚴時期,她登高一呼,帶領一群婦女朋友往前衝,而衝出一片女性的天空。

  一兩年前,有大學生來做質性調查研究,問我在當年戒嚴時期,有無警總或調查局人員監視我們?我說我沒碰到,後來我問元貞,她才告訴我,她是雜誌發行人,又與美麗島事件之呂秀蓮、陳菊等人甚稔,因此幾乎每個月,都要被警總人員請去喝咖啡,詳實報告近況及行蹤,她因為擔心我們害怕,所以一個人獨自撐起來,未告訴我們,難怪我一直很納悶,為何能夠風平浪靜?原來,是李元貞一個人撐起保護傘,更讓我對她的擔當和勇氣感佩不已。

(圖二)
  元貞雖然愛罵人,但是她也很會鼓勵和提攜年輕人,尤其是Empower年輕人,我剛開始被賦予從女性觀點寫婦女法律文章的任務,在女性意識尚未被啟蒙時,根本看不出法律有何歧視女性的地方,苦不堪言,但後來隨著女性意識的覺醒,一篇篇女性法律文章出刊,元貞總是不吝給予最大的鼓勵和掌聲,使我更有自信,越寫越好,也越挖越深,最後終能開啟女性法律的一片天空,並帶領女性走上修法的漫漫長路。

  元貞是個很熱情,且有膽識的人,1987年尚在戒嚴時期,元貞已串聯了32個婦女、原住民、人權、教會團體,發動「抗議販賣人口─關懷雛妓」到華西街大遊行,當時鎮暴部隊一排排嚴陣以對,瓦斯車、催淚彈均已就位,桂林分局高分貝的喊話,要大家停止集會,但是敵不過女性原住民高亢的歌聲,和一聲聲呼叫被販賣姊妹勇敢出來求援,扣人心弦的呼喚聲,黑道一副看好戲的心情,被販賣的姊妹早被老鴇經由密道送走,最終和平落幕。一年後解嚴,勵馨基金會發起「為反雛妓而跑」一堆高官跑在最前面,大批警察協助維持交通,真有晃如隔世之感!這就是元貞,永遠走在時代尖端,做別人所不敢做的事。

  同年發生國父紀念館事件,國父紀念館規定,女服務員只要結婚、懷孕或年滿30歲,就要自動離職,剝奪女性工作權,元貞亦帶領著地下婦女團體(因戒嚴時期,所有婦女團體都不能成立,所以均為地下組織),到國父紀念館聲援女服務員,並到教育部抗議,最終促使我召集5位律師開始投入「男女工作平等法」之立法工作,而邁向由私領域走向公領域的學習歷程。

  1996年11月,彭婉如因奔走婦女四分之一參政條款入民進黨黨綱,在回程路上失蹤,元貞和婉如的先生、小孩經過幾天幾夜的奔走尋找,當屍體發現時,婉如全身赤裸,被砍了37刀,刀刀中在婦女姊妹的心坎上,對於敏感、熱情的元貞是多麼的震撼和衝擊!她立刻化悲憤為力量,聚集眾家姊妹,成立「全國婦女連線」,不斷討論行動策略,發起「1221夜間大遊行」、要求「還我夜行權」,並要求政府召開「全國婦女人身安全會議」,並宣布成立「婉如專線」,接受治安死角通報,並慷慨解囊籌募成立「彭婉如基金會」,終於「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通過了,「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成立了,教育部「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成立了,兒童局也成立了,社區治安會議召開了,愛心商店、校園安全地圖也都出爐了。元貞作為一個婦運的領導者,再次展現其果斷的一面。

  1997年,婦女新知因公娼事件而發生家變時,元貞正在國外進修,未捲入此波瀾,她從國外寄了一封文情並茂的信給新知姊妹,給大家鼓勵並打氣,其措辭之溫婉,猶如一位慈祥老人,令大家跌破眼鏡,大家都說這根本不像元貞,也許這就是不在烽火裡的元貞的真性情。

  今日,元貞即將告別婦運,退隱山林,專心著書,遠離塵囂後的元貞,應能以其真性情,客觀的回顧這二、三十年走過的台灣婦運,撰述台灣婦運史的滂薄巨著。休息是為走更成遠的路,期待元貞早日完成此巨著,留下Herstory的歷史記載,祝她早日美夢成真。

 

註:
圖一:李元貞。
圖二:紅得發紫─婦運姊妹元貞話別茶會。

 

(作者為執業律師,曾任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創會理事長、婦女新知基金會第四、五屆董事長、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委員、法務部處理性騷擾案件申訴評議委員會委員、兩性工作平等法主要起草人及主要推動者、勞委會兩性工作平等委員會委員、民間團體民法親屬編修正委員會總召集人。現為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委員、婦女新知基金會監事、國際婦女法學會中華民國分會理事、司法院家事事件法研究制度委員會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