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庇護照顧?亦或剝削?

陳文良

 

  幾名台北市議員指控喜憨兒基金會以每小時66元的低薪剝削喜憨兒,並且認為喜憨兒基金會拿政府補助又佔客源豐富的市府大樓一樓之便「大賺其錢」,卻「剝削」喜憨兒勞力,「有A錢之嫌」。筆者認為市議員以「A錢」來形容喜憨兒基金會是缺乏根據的,這種指控不能躲在言論免責權背後,如果真有A錢情事已經涉及刑責,應該讓檢調單位深入調查才是,否則市議員應該為粗魯指控道歉。

  身心障礙就業訓練與輔導所以透過政府補助為之,就是因為市場上並不提供足夠的機會給他們,因而需要透過訓練來培養工作能力,並因此獲得應有的個人尊嚴,減少家人照顧負擔,甚至成為家中重要支持力量;只是近年來經濟景氣不佳,身心障礙者的就業機會更是每況愈下,企業不易釋出就業機會進用身心障礙者。

  以曾審查過喜憨兒基金會相關計劃的經驗來看,她們是少數能將政府補助控制在24%,以高達53%自營收入來維持運作的公益團體,而且把這些經費當做逐漸擴展基金會未來發展心智障礙者終身照顧的計劃用途;這比起許多將政府補助視為理所當然,而且補助佔收入比率高達60~80%,但是經營績效有限的機構而言,喜憨兒基金會已是經營能力很好的組織。

  公益團體人事薪資是否「過高」,經常被拿來當做議題,但是,又要具備公益形象,提出經營績效又要公益團體以低薪聘用專業人員,會有今天的喜憨兒烘焙屋的知名度、專業性和一定的餐飲品質嗎?我們應該期待的是,喜憨兒基金會接受這麼豐沛的社會資源,是否相對提供了更多機會給心智障礙者,別忘了,是因為社會缺乏心智障礙者就業機會,才需要喜憨兒基金會這樣的組織存在!

  以市議員關切的Enjoy Taipei餐廳來看,年營收9百多萬盈餘僅19萬,應該從經營策略方面去努力,並且將成果反映在喜憨兒的工作獎勵金上,這個地點如果是一般營利商家,頂多用3到5名人員在場就夠了,但是該餐廳隨時有10多名喜憨兒以及兩名以上的就業輔導員和店長在場協助,為了維持耐性和專注,還需要安排身心調適活動,若不是為了訓練輔導,何須投入高成本?如果這叫剝削喜憨兒,請問什麼叫做幫助喜憨兒?

  最荒謬的是市議員居然說:「政府補助款沒有用在喜憨兒身上。」如果按照議員的邏輯,社會局的社工也都可以撤掉了,直接發錢給貧苦家庭,這個政府的責任就了了?身心障礙的家長期待的是津貼?還是孩子有個被尊重和接納的社會環境?工作不只是收入,而是被社會需要和接納的尊嚴,許多戮力於此的智障者家長團體都還得自行募款,安排心智障礙者就業學員的聯誼活動,讓這些孩子下班之後可以彼此支持打氣,希望藉此在職場上能夠穩住就業機會。

  和所有的組織一樣,喜憨兒基金會絕對還有成長檢討的空間,公益團體接受公評是理所當然,相信這也會鞭策公益團體更重視公開透明度,相關法律的立法工作尤其應該加快腳步,這才是真正避免不肖公益團體經營事業時財務管理不當情事的根本之道。

  如果議員認為喜憨兒薪資太低,是否應討論政府補助的公益團體是否有能力兼具就業輔導工作與經營事業?或研議由政府出面提供優惠措施,讓企業與公益團體合作開發就業機會,市議員應在這種層次的議題來討論政策修正,被提醒認識不清又當場老羞成怒,這種低自尊的表現令人不敢茍同,老是撿便宜找易曝光的對立數字來扣帽子,是找碴,不是監督。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蘋果日報
作者為聯合勸募協會副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