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我是墮過胎的女人

Amy

  我是墮過胎的女人,這就宣判我是個有罪的女人嗎?

  為增加出生率及順應宗教團體的訴求,衛生署現正研擬修法,將人工流產諮商輔導制度納入法令中。

  根據報載,日前宗教團體和教育團體齊聚舉行祈福儀式,大力宣導人工流產前,女人應當要有強制的思考期,為的是要拯救胎兒的生命……。看到這則新聞,內心有很深的感觸,宗教團體顧及了小生命,然後呢?一個被沒有能量母親生下的孩子,就會幸福嗎?宗教人士是否曾關心那些被迫生育的孩子和母親,他們過得好嗎?他們需要協助嗎?這顯然不是宗教人士所關心的議題,他們只要照著宣揚教義就可以問心無愧!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保守的家庭,學生時代若與男友發生婚前性行為的下場,就是被趕出家門,因此,我在國、高中及大學階段共交往兩任男友,且都發生性行為,我的家人皆毫無所知,可是,我卻備嘗來自男友家人的歧視,指責我不該與男友發生肉體關係。由於學生的關係,我們無力上旅館,男友房間便成為我們做愛做的地方,每當我們甜蜜的相偕走出房門,卻遭到他家人的冷嘲熱諷,男友無能和他家人溝通,我因愛我男友,一次次忍受「不檢點女孩」的異樣眼光繼續交往。

  由於女孩在青春期來潮時間十分不穩定,當時國內沒有生產驗孕棒。有一次,月經已有六週音訊全無,懷疑可能是懷孕了,我們沒有任何大人可以求助,也知道如果上大醫院,一定要求我們出具父母的同意書,我們都不敢讓自己的家人知道,生怕他們知道了會將我們分開。我們沒有任何思考的空間,也害怕再晚一點可能無法動手術。為了籌錢及打聽哪裡有密醫可以為未成年少女墮胎問題,我們又延遲了一些時間,當時恐懼、擔心的心情是我一輩子難以抹滅的記憶。

  記得那一天下午,我在男友及友朋的陪伴下,走進一間小小的婦產科診所,診所內的一切人事物,因晦暗的燈光,顯得慘白而無生趣,診所為一名女醫師執業,當她為我作產前檢查後,第一句話即指責我:「為何這麼晚才來!」施完手術後的半個月,卻發現我的月經又來了,曾打電話到診所詢問,對方卻告知這是正常現象,我和男友卻都認為被醫師騙了,我並沒有懷孕,只是月經拖了很久才來!

  男友為此事和我鬧得很不愉快,認為是我沒有做好避孕措施,害他白白損失一筆人工流產費用,我在身心受創下毅然和他分手;後來又交往一名男友,有了上一次經驗,我在做愛的時候都十分謹慎小心,男友卻對我的「小心」有所微詞,總以為我沒讓他「爽到」!再加上兩人的個性因素,大學畢業後就分手了。

  最後一次墮胎經驗是在婚前,與現在的老公論及婚嫁前發現有了身孕,雖然我們已準備要結為夫妻,可是,我的娘家人始終視「先上車後補票」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再加上公公婆婆也是觀念保守的人,不像現在的演藝人員懷著身孕舉行婚禮,竟然是件值得報導的事!當時的處境,卻容不得我有其他的選擇,我擔心,一旦我是先有後婚的媳婦,婆家人如何看待我?我們母子是不是從此被婆家人鄙視?這個社會很少會去指責男人,可是對女人的撻伐卻是從不吝惜的。

  我沒有想過嬰靈復仇的問題,但也不能否認女人抉擇墮胎過程的身心煎熬與苦痛。我只能告訴我那小小受精卵:「如果媽媽因為生下你而過得不好,被其他人瞧不起,你也會跟著過得不好,成為不受歡迎的小孩!」我不知道這些宗教人士是否深切了解台灣女人在社會上的處境?是否相信台灣女人一樣有思考能力?是可以決定自己未來的獨立個體?為保住胎兒卻讓母子同受痛苦,他們可以理解嗎?

  女人需要的是更多人口流產資訊,協助女人判斷最佳利益;宗教團體若要降低墮胎率,就多花心思教育男人戴上保險套,至於六天的人工流產思考期,還是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