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同居伴侶法有譜了嗎?

網氏

女同志媽媽(29歲,補教業)
  那天跟女友及幾個好友去知名大賣場Costco,原想辦一張會員,可以順便辦一張附卡,卻沒想到賣場員工卻說,附卡只能辦給直系親屬或同住的兄弟姊妹及配偶。我與女友已經同住兩年,卻因為不是配偶無法共同使用一張會員卡,當場覺得現今的法律對同志來說實在有太多的不公平。

  我是個女同志,也是個單親媽媽,現在與女友及小孩共組成一個三人小家庭。我非常希望台灣可以通過同志婚姻法,原因如下:

  1. 如果今天婚姻法通過,我的伴侶就有可能成為我小孩的另一位監護人,在我發生意外時,我的孩子不至於會變成孤兒或是失去依靠。
  2. 孩子聯絡簿上的緊急聯絡人可以填寫我們兩個人的資料。
  3. 我們是屬於同一個家庭,女友也會負擔孩子的學費、補習費、生活費、醫療費等等,但卻無法因此在每年申報所得稅時減稅,對他來說甚是不公平。
  4. 我們都有計畫性的運用保險理財,為的就是擁有一個美好的將來,卻無法在保險受益人上填寫彼此的姓名與資料,對於有共識要攜手走完人生的伴侶來說,這樣的不公平實在太過。
  5. 我們在銀行無法開一個共同帳戶。
  6. 如有一方不幸遭遇不測,我們的財產在法律上無法留給伴侶。
  除了上述的幾點,我希望所有關心同志婚姻權的人都能清楚知道:每個公民應有擁有的權利都是一樣的,不應該因為性別、身份認同或是性向而有不同,不是所有同志都會邁向婚姻,但就像異性戀一樣,擁有婚姻權是一種權利,每個人都可以選擇使用或不使用這項權利,但卻不應該因為同志的身份而失去了這樣權利。

蛇寶貝(29歲,研究生)
  有異性戀朋友說,一紙婚約又不保證愛情到老,幹嘛要結婚?對。一紙婚約不保證愛情的永久,但重點是,妳可以選擇要不要結,我們卻連選擇的機會都沒有。

  有個朋友的女友年紀輕輕就往生了,女友的父母根本不願意接受她是同性戀的事實,因此朋友在「喪親」之餘,還得加快腳步清理兩人同居的小窩,趁著女友父母還沒有來取回女友遺物前,趕緊打包兩人共同生活的回憶。朋友沒有辦法參加女友的喪禮,無法見著「至親」的最後一面,好好說聲再見。

  有個朋友在英國讀書,決定和大陸女友相守一生。她的父親前幾年過世,母親罹患癌症,攻讀博士的過程,她曾兩度休學回家照料母親,五年來,每年回台三次,都是為了母親的健康。今年,她終於畢業了,以為可以結束奔波台灣英國的日子,但是不行。因為她的女友是大陸人,她們如果無法結婚,女友是無法居留台灣的。永遠離開女友回台陪伴母親,還是與女友在英國共創未來,捨棄重病獨居台灣的母親?這樣的選擇,太沈重。

  我們都到了「適婚年齡」了,親朋好友的紅色炸彈從來也沒少過,這個以為「有來有往」的習俗,完全忽視了同性戀可是「只出不進」,因為我們不能結婚,想把丟出去的紅包賺回來,可是門都沒有。

  婚姻跟愛不愛無關,而是牽扯到一組被社會認可的社會關係。

  當我們要申請員工宿舍,我們無法申請「家庭宿舍」,只能申請「單身宿舍」。

  當我們要申請銀行房貸,我們無法使用優惠利率,因為我們是「單身」身份。

  當我們躺在病床急需開刀,我們的女友無法簽「家屬同意書」。

  當我們不幸出了意外,我們的女友無法享有配偶撫卹。這些牽扯到的不只是「金錢」,是一連串的生活安排。我們都繳稅,但我們無法享有該有的公民權利。

海鷗(31歲,補教業)
  關於同志結婚權,不是只要表面上可以名正言順的成為夫妻的名義而已,而是法律給予的實質保障。例如,我會希望當我跟我的伴走了大半輩子,當我先過世的時候,我的伴接下來的生活可以有所保障,我所擁有的財產以及權利可以給我的伴。

  當我年紀愈來愈年長時,跟我很親的親人就越來越少,起碼當我有一天因為病重或是意外而住院時,在需要家屬簽醫療同意書時,跟我一起生活相互照顧的伴可以擁有全力協助我做最好的選擇。

  若有結婚權,對於社會接納我們是最有力的方式之一,且在俗稱傳統習俗上可以被接納,例如當我死後我的伴可以供奉我,可以坐在家屬席上,可以協助傳達我想要的後事模式辦理。

(以上資料由台灣女同志拉拉手協會提供)

  由於《斷背山》效應在台灣熱烈引爆,先是立法院修法通過家暴法適用於同志伴侶,接著,有關同志結婚權問題也在同志圈內引頸而盼。

  立法委員蕭美琴日前召開「同志婚姻是否合法化?」公聽會,與會的人權團體傾向以訂定「同居伴侶法」取代修法曠日廢時的民法,因應現今多元家庭型態的社會需求,讓同居伴侶法一併照顧到同志族群和手帕交、異性戀等同居族群。

  根據民法對結婚的規定,「男未滿十八歲,女未滿十六歲者,不得結婚。」、「結婚,應有公開儀式及二人以上之證人。經依戶籍法為結婚之登記者,推定其已結婚。」1986年至2001年同志人權工作者祈家威兩度到法院要公證結婚,均遭拒絕。針對同志們的疑慮,大法官會議也曾作過解釋,認定我國婚姻乃一夫一妻制。但隨著多元家庭時代來臨,老舊的民法規範早已不符實際需求,台灣社會該是到了新訂同居伴侶法的時候了。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看到許許多多的女、男同志以手帕交或室友等形態同居在一起,離婚後的夫妻仍居住在一起,還有美國賣座影集「黃金女郎」般的故事已成為單身女子生活選擇的方式……。如同前言一名女同志媽媽所述,她的伴一樣承擔撫養照顧其子女,卻不得享有減稅的優惠;如果她不幸死亡,誰是她子女最好的監護人呢?是與她共同撫養子女的伴?還是她的家人?也如同海鷗所言,和她攜手走過大半輩子的女伴,卻在她往生後,卻無法獲得遺產保障,告別式中也沒有任何容身之處,真是情何以堪!

  目前世界各國在法律上承認同性婚姻的包括荷蘭、比利時、加拿大和西班牙;允許同志登記為伴侶關係,享有異性戀婚姻權益的則有丹麥、瑞典、挪威、冰島、英國、德國、法國和瑞士等國。我國法務部現正研擬「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我們希望以人權立國的台灣執政黨,能領先亞洲各國訂定進步的「同居伴侶法」,再創一項傲人的「台灣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