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大地女人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正在創造歷史的台灣同志遊行

巫緒樑

  台灣同志遊行從2003年舉辦開始,今年進入第四屆。我從2003年第一屆台灣同志遊行便參與籌畫至今,身為籌畫跟行政人員最大的遺憾就是我從來都無法真正跟群眾一起走。每年遊行當天,我總是在起點協助報到以及接受媒體的採訪,等隊伍出發一陣子之後,我便得匆忙地趕到終點,為接下來的活動作準備。我老覺得自己像是新約聖經裡面不停忙碌的馬大,在遊行的會場不停地穿梭,但卻老是錯過「遊行」當下的集體經驗。

  但這過程中確有許多有趣的個人經驗。最有趣的大概是2004 nk(一個BBS網站)扮觀音的那一年,我穿著觀音裝在出發點中正紀念堂接受記者的採訪,等巨型的彩虹旗從大忠至正門從數千名群眾頭上飛越,遊行正式出發後。我穿著觀音裝以最快的速度穿越中正紀念堂人來人往的人群,其中還包括很多帶著小孩趁著假日出遊的家庭,驚訝的看著一個身穿白衣,頭戴著金色髮飾,脖子上掛著大紅瓔珞,觀音打扮卻以跑百米的速度奔跑到愛國東路,再迅速地攔下一台計程車。計程車司機與過往行人的臉非常有趣,他們臉上的驚訝表露無遺,但是卻又礙於禮貌不敢多問。

  從愛國東路到西門町紅樓不算遠,但是計程車司機起碼偷偷從從後視鏡看了我有十次以上。我猜當時計程車司機內心的旁白一定是:「大白天的穿成這不知道是幹嘛的?」而我心裡當下則是一直禱告他千萬別開口問我到底為什麼穿成這樣。我想等他晚上或隔天看到新聞應該就會知道,原來,我昨天載了一個同性戀。

  這樣的經驗對我或對那位計程車司機都是十分寶貴而重要的。2005年台灣同志遊行跟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合辦了一連串的系列座談,其中一場講座是談「同志遊行與文化展現」,現場有一位朋友分享了她的經驗,她說在遊行現場她有種充分被充權(empowerment)的感覺,但是等到她一進到捷運,捷運上的人盯著她們一群人身上或包包上的彩虹旗看時,她卻又覺得退縮回去了。

  其實身為運動工作者的我,在2004年那個計程車狹小空間裡的感受與座談會那位朋友是一模一樣。同志大遊行對社會大眾來說,透過同志集體大規模的現身,讓社會大眾瞭解其實每個人身邊是有同志的,同志並不是隱而不見的一群。但是對同志來說,那個當下是特殊的,那是一個被創造出來的獨特場合,那個時間與空間的感覺是與某種現實隔離的。對同志來講,一旦抽離遊行的現場,要如何將剛剛被充權被鼓舞的感動轉換成現實生活的能量,則是遊行集體現身對個人很重要的一點。任何人都需被訓練跟鍛鍊自己在不同場合現身的可能性,而同志遊行正提供大量的餵養。

  今年(2006)9月30日同志大遊行以「一同去家遊」做主題。「家遊」可從不同層次概念來解讀,家遊可為「一『家』同『遊』」,希望同志和伴侶組成的「同志家庭」、同志的父母兄弟姊妹等「原生家庭」的成員,以及「四海一家」的各路人馬好朋友,都可以一同歡樂「家遊」。最主要的訴求在爭取同志伴侶權益的合法化,例如結婚權或同居伴侶法,同志生育領養子女的權利,以及老年同志的關懷照顧等,希望讓每個同志都能擁有組織家庭的自由選擇權利;除此之外也希望透過對同志父母親人等議題的討論,讓同志的父母及親人能對同志有更深的了解,並進而支持同志!

  而今年同志遊行的路線由「台北松山菸廠」一直延續到「華山藝文特區」,全長3.2公里,比去年的1.8公里多出1.4公里,台灣同志遊行聯盟顧問李明照表示,這代表著同志遊行一屆一屆的進步,從過去兩屆來看,參與的人數不斷突破新高,不僅是有越來越多的同志朋友願意以行動來爭取權益、展現自我,也有越來越多對於同志友善的團體、個人(包含同志父母、愛狗的同志、愛游泳的水男孩、女同志媽媽聯盟等),加入遊行行列,一同藉由集體上街遊行方式來表達自我,展現訴求。

  台灣同志遊行在短短三年多的時間內成為亞洲最具規模的同志遊行,其實是非常難得的。日本札幌的同志今年進入第十年,東京的同志遊行在保守右派興起反對下中斷兩年後,在去年又重新開始;泰國的同志遊行有曼谷、普吉島等地但大多是由同志商家舉辦;香港則在台灣同志經驗的鼓勵下,在2005年國際反恐同日(IDAHO)開始舉辦第同志遊行。而最近這幾年台灣同志遊行所出現的策略性扮裝,如霸王別姬的京劇打扮,爭取結婚權的婚紗禮服,還有觀音(跨性別意涵)、苞公(隱射司法的同志恐懼症)等,更是台灣同志遊行有別於其他國家同志遊行,無法被取代的文化展現。

  在台灣的同志朋友可能沒有這麼深的感受,但是每次跟不同亞洲國家的同志朋友交換意見時,他們對於台灣可以有同玩節,可以有同志遊行其實是非常羨慕的;特別對也有很多華人的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朋友來說,這是一個很難想像的經驗。很多亞洲同志工作者最近這幾年更會前來台北,希望可以從台灣的經驗中取經。台灣的同志大遊行已經不僅僅對台灣的同志有重大的意義,更對其他鄰近地區的同志朋友有著深遠的影響。

  當很多人去上海、北京、新加坡、吉隆坡,並且稱讚這些城市的進步與美好。但是台北卻有著一個這些城市所沒有的文化特質,就是多元文化展現的力量。不管台灣的政府當局是否注意到這項活動對台灣社會以及其他國家的意義,但台灣同志遊行已經變成台灣重要的社會文化資產,卻是不爭的事實。而飄揚在中正紀念堂以及101大樓前的六色彩虹旗,將是台灣最不同於其他政治與經濟力展現的文化瑰麗色彩。

 

(作者為台灣同志遊行執行秘書)

 

延伸閱讀:
2005同志遊行手拉手
同居伴侶法有譜了嗎?
喚起公民意識─1106同志踩街去

 

相關網站:
台灣同志遊行
2006台北同玩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