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大地女人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女人,妳為何憤怒?

江妙瑩

  在社會各界未達共識前,行政院院會於10月18日(2006)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火速通過「生育保健法」(現行法律名稱為優生保健法)草案,明訂因懷孕或生產影響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而自願實施人工流產者,醫療機構應先提供諮詢,並於三天後經懷孕婦女簽具同意書,才能進行人工流產。這項決議隨即引發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李佳燕蘇芊玲、黃長玲等委員憤而集體辭職表達抗議;婦女團體代表的大動作,引起部分宗教團體及社會大眾的質疑:「上天有好生之德,不過是延三天的諮詢思考期,不了解婦女團體為何憤怒?」

  婦女團體難道是為了婦女墮胎前要思考這件事而生氣嗎?當然不是,婦女團體爭取的是子宮選擇權和自主權。

  國家人口政策和子宮選擇權始終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墮胎要求三天思考期,那決定生產為何不需思考?面對低迷的生育率以及高墮胎率,台灣政府近年來為提振人口成長,不時向「婦女同胞」心戰喊話,一會兒說生第三胎可以減免稅額、一會兒說要發放育嬰留職停薪津貼……,種種措施依然無法說服女性「生產報國」,令負責生育政策的官員心焦不已!

  生育率降至谷底誰有責任?女人嗎?男人未婚的也不在少數啊!在歸責之前,我們不妨探討為何不婚、不生?我們國家法律何曾提供生育子女的婦女及家庭完備照顧?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的統計,女人一旦結了婚或生育,約有六成從此退出職場,在家照顧子女多由誰承擔?當然是女性。如果女性請完產假上班,孩子誰照顧?當然還是女性下了班繼續擔任主要照顧者。很多男人說:「我也有照顧小孩啊!」是的,性別平權意識逐漸抬頭之際,我們的確看到許多好爸爸的形影,可是,調查統計也告訴我們,男女照顧時數仍是懸殊比例;多數現代女性明白媽媽養育子女的雙綁處境,再加上消費享樂主義意識男女皆然,以致對生產一事紛紛打退堂鼓。

  鼓勵女人生育除了經濟利誘手段外,社會形塑墮胎女人是罪惡的氛圍悄然透過法律、宗教湧向擁有子宮者,杜絕女人墮胎的機會。國家機器透過「生育保健法」與宗教團體同謀,讓想墮胎的女性意識到自己墮胎行為是不理性的,愧對家人、社會及腹中小小生命,強化了墮胎婦女的污名感。

  就在婦女團體反對墮胎三天諮詢思考期入法之際,日前一則未婚母賣子 2月大男嬰網路競標新聞受到關注。期待中的親生骨肉,哪個女人不想留在身邊,萬一是意外的呢?像是未成年少女、婚姻強暴婦女、家暴婦女及成年未婚女性受孕等等問題,若是懼於法律及輿論壓力生下孩子,誰來幫忙她養育及照顧孩子?宗教人士嗎?政府官員嗎?善心人士嗎?媽媽最後被迫上網拍賣兩個月大嬰孩,這時救濟管道才伸出援手,究竟哪個社會成本高?

  我們認為捍衛孩子生命與婦女權益絕不是零和之爭,但是以胎兒生命為第一要務思考,欠缺考慮照顧新生命的母親處境,就能符合生命教育的精神?

  根據台灣婦產科醫學會今年針對有人工流產經驗的婦女所作的調查,大部份婦女從知道懷孕到實際求醫多經過至少八天的思考時間。部分宗教團體卻以維護生命權要求訂定思考期及強制諮詢制度,我們不禁想問女人捍衛生命權何曾落後?今日只因為婦女在幾度掙扎思量後,決定割捨未成形的骨肉,便被指責為「殺害生命的劊子手」,這種預設所有女人未經審慎思考就去做了件「不該做的事」,女人,難道不憤怒嗎?

  我們檢視婦女團體的訴求,她們要求取消思考期並非捨棄孩子的生命權,而是建議醫院及學校設立「性別平等的性教育與生育諮詢中心」,女性施行人工流產前,仿醫院手術同意書的精神,有書面資料供婦女逐項思考打勾,最後由婦女親自簽名確定她獲得充分訊息且審慎思考所做的決定;她們同時提出男女應該一起接受諮詢的主張,我們認為以上才是性別平權、尊重生命的實踐。

  草案規定,懷孕女性必須至少間隔三天,先後兩次、甚至三次以上到婦產科完成諮詢及簽字,才能取得人工流產的合法性。一旦立法通過,沒有二次進入婦產科的女性就是犯法的女人,未接受強制諮詢的未成年少女亦形同罪犯,我們不禁強烈質疑生育保健法以「生育保健」為名,事實上卻是懲罰女人的惡法?

  

  

 

了解李佳燕、蘇芊玲、黃長玲辭去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委員的心路歷程:
法律未曾涵蓋的真實生活
我們想要什麼樣的「生育保健法」?

延伸閱讀:
我是墮過胎的女人
多想三天,真的有那麼簡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