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大地女人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自在游泳,公平收費

陳幼馨

 

  剛上研究所那年(2005年7月),我和所上的學姊相約每天游泳,排遣研究生苦悶的生活。有一天,我跟同行的學姊說:「明天不能來游泳,因為『那個』來了。」學姊知道我正在修婦女與性別研究學程,於是問我:「妳不覺得很奇怪嗎?女生固定每個月的生理期都不能游泳,為什麼女生的月票票價卻跟男生一樣?」

  當時「女性主義理論」課期末正好有個性別平等的實踐作業,我於是把這個問題在小組討論時提出(2005.12)。剛開始小組成員們有些猶豫,也有人認為這個問題牽涉到的利益太小而瑣碎,卻可能要付出很多時間心力執行,以一個「作業」來說負擔太大。經過討論、凝聚共識後,在期末報告時間緊迫的情況下,大家開始在網路上發布訊息、開始動員發起「自在游泳、公平收費」連署(2006.1)。

  因為缺乏操縱公共議題的經驗,原本,我們單純地以為這是個很容易理解的議題,沒想到所引發的極端反應竟然超乎想像,所遭致的反彈壓力也是我們當初始料未及,網路上論戰不斷,小從質疑我們利用公眾論述,應付一己之私的作業;大到從根本上否定女性主義甚至「女性」的價值。反對者在BBS上的言論氣勢洶洶,對我們不啻是一次震撼教育,可以說我們也是在面對詰難的過程中,一點一滴釐清想法,形成甚至確定了自己的立場。

  儘管網路上的爭議喧鬧不休,同學們還是在兩週內收集到五百多位贊成的連署人,於是我們把這個意見提供給臺大體育室(2006.2),要求長期游泳票能夠考慮女性生理期的不便,讓符合臺大新體溫水游泳池辦證資格的女性,在辦理月票、半年票、年票時,可以給予四分之一的優惠。主要的理由是絕大多數女性,一個月有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處於生理期,這是大多數女性不能避免的生理現象,縱然可以選擇使用衛生棉條等權宜方式,但除了增加額外的消費負擔外,還有經痛與恐懼下水感染的問題。所以,我們認為應該把這個問題由個人層次提到公共層次來討論,希望能進一步改善現狀。

  公文呈送之後,學校體育室遲遲沒有正面回應,一直等到下個學期的期中(2006.4),體育室才發文回絕了這項提議,反對的理由是:四分之一是如何算出來的?女性經期約長達一個星期有無「科學」根據?以及先進國家的女性於生理期間使用衛生棉條已蔚為趨勢,國內婦產科醫師對此亦多持肯定態度。隨著公文,檢附了一份醫學報導的資料附件,是從國內唯一一家衛生棉條廠商的網站上一字不差下載下來的文件,同學們啼笑皆非,我們一直相信臺大作為臺灣享有最高聲譽的學府,必然會在嚴謹地學術研究訓練下積累出實事求是的精神,卻沒想到原來我們的學校是用這種敷衍了事的態度「追求卓越、邁向世界一流」。當學校行政處理學生事務不具備應有的審慎,認為學生「可以敷衍」,而不是尊重學生是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知識份子,學校要拿什麼條件成為世界一流?

  因為期盼能有更積極的結果,我和歷史系大二的學妹盧奕霖相約,一同去體育室,和主任、師長們面對面溝通(2006.5)。半個多小時的過程中,我不斷提醒自己要盡量以盟友而非抗爭的姿態,謙和、清晰地解釋我們的動機與理念。最後,主任以接著要開會為由,讓這場沒有共識的討論結束。走出體育室,我覺得我和自己大學以來所受到的女性主義訓練,第一次正面相對,在頭腦操演之外,真實案例迫使我更直接探觸自己對性別立場的底限,並且具體感受到自己陷入的雙輸窘境:如果我們不發聲,不合理的現象就不能得到關注與解決;如果我們選擇發聲,又會輕易地被指認為女性就是愛計較。

  帶著幾分挫折,我和奕霖轉往社會系找范雲老師、孫中興老師討論,兩位老師都同意這項議題的合理可行,富有教育意義。同時孫老師參與的性平會承諾給予協助,讓我們將議題「事件化」。回頭來看,這些肯定無疑是最關鍵的支持,有了這些支持,我們才能在等待了近半年後,仍有動力繼續行動,也因為老師們的幫忙,進一步舉辦全校座談會的構思初步確定。除了孫老師與范老師外,我們又邀請了法律系的陳昭如老師加入,擔任座談會與談人,以法學的觀點,討論如何在社會現實中實踐並反思法律上的性別平等,女研社的同學也答應共同參與座談。我們預設座談會的目標,是期盼大家更深入思考這個問題,讓意見不同的人有相互說服、討論的機會,並促進思考、刺激觀察,突出日常生活中隱微不易察覺的性別不平等,讓更多人關心性別話題。同時,也邀請體育室的主任、開設女生游泳課的老師們,以及共同教育委員會的老師們參與。我們盼望座談會的意見,可以成為教學或管理泳池的參考。

  座談會當天(2006.6),有人條理有據地論辯著議題的訴求無法有效排除停經的女性、有人不厭其煩算出好幾套計次使用的價目對照表;採取的途徑不同,企圖表達的目的卻十分一致,那就是:「既然要求公平,就不能讓女性占到一分一毫『可能』的便宜。」承包管理體育室的廠商在商言商,我不意外,但同在校園中的同學們迫不及待地拿著知識當算盤,則不得不讓人有幾分沮喪。也有些折衷的提議,建議可以將女性月票的使用期限延長一週;女同學們對議題的訴求,也有許多不同的想法,有人擔心這個訴求可能會「弱化女性」以及男性也可能因為其他先後天因素不能游泳卻未享優惠等理由,反對給予女性優惠票價;也有人覺得「弱化女性」的說詞是「為反對而反對」,全力支持女性優惠票才是正面肯定女性的價值。不同的聲音使原先的議題,又另外延伸出女性主義內部路線的分歧。

  經過意見磨合,大家對「現行的泳池長期票收費制度必須改變」幾乎都有共識與默契,只是表述的方式不同,整場座談會討論熱烈,不同的聲音促成了問題的深化,激發了更多創意想像,也讓想法不同的人們,更清晰地了解彼此認知的落差。因此當天我在結論時,對所有參與人表達感謝,大家的投入,使這個議題不再只是個粗糙、沒價值的問題,因為「立法院通過施行全臺灣的法令,可能都沒有經過這麼多討論」。

  座談會後,這個議題似乎仍遭到學校擱置。直到暑假時(2006.8),我接到一位國會助理的電話,表示有一名女性立委想擴大推動這項議題,希望我能一同出席記者會。說實話,當時我心裡非常忐忑,我的猶豫來自於很多方面:擔心被政治人物利用、擔心無法簡要地將事件與概念描述清楚、擔心新聞報導曲解我們的立意,最直接的說法是,我對於自己如此「拋頭露面」後,要承擔什麼後果的「不能確定」感到不安。一方面我期盼這個議題能被多人看見;另一方面,絕大多數時間我是個低調的學生,從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發言代表,在范雲老師的鼓勵和學姊的支持下,最後我選擇放下面對鏡頭的顧忌,一句句的支持話語,共同把校園內學生的聲音推上檯面。

  因為記者會,這個議題從校園內部放大到整個社會,會後有些學校已開始實行女性會員月票的優惠新制,臺大校方的初期反應冷淡,聽說後來因為牽涉到在立院法預算順利通過的考量,校方才決定新的辦證優惠措施,推出一個月可使用二十天的優惠票卷(2007.1)。雖然孫中興老師認為這個結果還是不如原先的提案理想,但孫老師還是創意十足地為優惠卷命名「鵑的(gender)卡」,這個議題也終於有了結果。

  議題推行歷時一年多,儘管到後期能持續參與的成員很有限,但我想對每個同學來說,這都是一次很難得的學習經驗,讓我們體認到推動公共事務,在身心上的準備上都必須更充分。也因為這次的實踐,讓我對女性主義的前輩們更添敬意,當我能夠自在地行走在大學校園而不必擔心承受「女性受教無疑浪費國家資源」的非議時,我心中充滿感激,正如〈莎士比亞的妹妹〉一文中所言,這每一點成果都是前人不惜以「明敏的頭腦觸碰荒脊的土地」累積而成,那使我意識到:只當一個旁觀鼓掌的人或許是不夠的,我們不一定要走上街頭,但卻有必要將自身反覆思考後的答案分享給我們的姊妹或女兒,鼓勵或期許有一天,當她們恬然地走過一座石碑或紀念牌時,也能有想望將名字刻在上面的勇氣。

 

(作者為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