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大地女人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緬甸與台灣的距離,有多遠?

張瓊齡

 

  透過訂閱的手機簡訊報,我在9月25日(2007年)那天首度得知有關十萬名緬甸僧侶的遊行抗議事件。當時我人在菲律賓宿霧外海,一個網路不通、無電視報紙可看,只能靠手機對外聯繫的小島,躺在床上,發燒著。

  10月2日,重感冒的我,在台南的七股,參與由當地的海岸保護協會與來自台北的環境資訊協會所舉辦的「護沙工作假期」,那天,我收到第一封,台北的友人轉寄,呼籲透過網路連署聲援緬甸的信件與網址。

  10月 3日,一位長期在緬甸為NGO工作的朋友,在台南佳里的北門社區大學演講的末了,講到他在緬甸相識的畫家朋友參與抗議死生未卜時,一時語塞,有眼尖的人看見他不著痕跡地拭去淚水……

  一直到這個階段,我都還沒想到,除了參與網路連署,除了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捐點錢之外,身在台灣的我,與緬甸素無淵源的我,還能夠再多做些什麼?

  10月4日,回到了台北,身體的病未見好轉,然而,又多了一重心理的負擔:我想到那位朋友即將到緬甸去,到底能不能安然歸來?為了釋放心理的壓力,我寫了信給這位朋友,並在第二天, 10月5日,將這封信改寫為「希望能有九條命」(見附錄)這篇文章,然後,分成幾批,寄送給我的友人們。

  當天,我很快地收到幾位朋友的回應,其中一位,就是開拓文教基金會的執行長蔡淑芳。提到淑芳,不禁回想起在 2004年的某日,只記得是總統大選後不久,因為工作上的需要與她通了電話,當然免不了跟她分享我到印度當志工的心得。沒想到,淑芳聽完了後,竟然對我說,這兩個星期以來,我是第一個帶給她正向訊息的人,她周邊接觸的人,這陣子都處在低迷的狀態中。

  從那個時候起,我知道,原來,只是把自己關心的事與具體的實踐行動分享給別人,就可以帶給別人正向的力量,讓人從中獲益。

  這次聲援緬甸的捐款行動,並沒有大肆張揚,僅僅透過電子郵件的傳遞,在我的友人之間流傳,從 10月5日一早發出信件,截至10月12日下午2點為止,共有超過四十位的朋友奉獻,收到的總款項為新台幣16萬9000元整,以及400元美金。若加上我個人之前已捐獻的稿費,總捐款金額約為20萬2000多元新台幣。

  10月12日下午,我將大家的捐款,親手交給這位朋友,而當晚,我就接到這位朋友的來信,他讓我知道這次募款總共募集到台幣29萬4514元,美金四百元,以及緬幣2萬1950Ks,因為緬甸的銀行已經完全收為國有並關閉,海關規定攜入國境現鈔不可超過2,000美元,近日機場搜查甚嚴,為避免事端,台幣部分已經透過臺北市長安東路二段的一家專門為在台緬甸僑民將收入寄回家鄉的旅行社,議價轉成緬幣 1217萬Ks存入,而他也會在10月15日抵達仰光後,和當地工作人員共同拿大麻布袋提取。

  這次募款是為了籌措本次事件受難者的喪葬費用,如果有剩餘,則依照受難家庭的困難程度予以金錢的支援,協助度過難關。仰光當地有一個他們工作團隊都熟識的地下民間團體,平時便進行協助貧民料理後事的工作,在這次的事件中,該團體也掌握了罹難者的名單,相信經由他們的協助,這些款項一定可以到達最需要的家庭。

  除了募款之外,朋友在緬甸境內的工作人員也冒險透過特殊管道流通出鎮壓之後的後續報導,在台灣透過友人父親的協助,已經在自由時報批露,英國的 BBC也與他們聯繫,不僅在媒體披露,甚至也透過美國著名的衛斯里女子大學的教授協助,傳到了美國總統夫人手上,而布希夫人也對此事做了表態。預計10 月下旬離開緬甸之後,這位朋友將接受邀請前往包括衛斯里在內的幾所美國大學,去面對師生進行專門的講座。

  我自知,要不是正好認識可以第一線接觸的友人,在這件事情上,頂多只能參與網路連署而已,並不能夠再多做些什麼。

  從10月5 日在家中收到一位長期在台大醫院緩和病房擔任志工的好友,親自送來的第一筆捐款起,我每天都安排時間,外出收受友人捐贈的款項,很開心的是,藉此再度與一些失聯一段時間的友人又重新搭上線,並且還相約要再一起做些公益之事。

  這些捐款的朋友裡頭,有位曾是我在文山社大的學生,除了正職之外,一直都必須兼差打工才能度日;有位在銀行服務的朋友,原本要邀請我演講,而我們連面都還沒見過,他就先成為捐款人了;一位在今年初與我一同到泰北做志工的社會新鮮人,除了捐出自己的稿費,也自發地在同事學長之間發動小額募捐,雖然總額度為 4000元,但響應的人數竟有14人之多!

  當我一再感謝朋友們的熱情迴響時,竟也有朋友反過來感謝我,讓他們有參與的機會;而一些手頭不方便的友人,還主動替我開發「金主」,或者,衷心為此事祈禱祝福。有些朋友,是平日合作的文編、美編和印刷廠老闆,他們都是在第一時間就熱情響應;這次響應的友人中,有人是住在澎湖,也有已經移民美國正好返台出差的朋友;最年長的捐款者則是七十多歲的老人家,也有要叫我阿姨的七年級生。這裡頭,還有我過去職場的老闆,和已分手多年的男友。有好些捐款者,本身也在 NGO工作,他們自己的組織也都需要募款,我說他們這種人哪,自己都只有一碗飯可吃了,還不忘要分一口飯給別人!……這些點點滴滴,每天都在滋養著我,讓我每天都滿載著無限的喜悅返家,讓我日日興奮地難以成眠。

  而我也跟這位能夠進入緬甸的朋友說:現在你可不只九條命了,因為有幾十個響應者,每個人都用具體行動祝福你,現在,你的命有 9*9*9*9*9*9*9………那麼多了!

  我在這次的行動中所得到最大的回饋,就是感覺自己被眾人大大地激勵,覺得更有力氣可以來為NGO領域的事情繼續獻身了!

  除了感激大家的熱情回應,也深知這些朋友們都是讓這個世界之所以溫暖、之所以可愛,所不可或缺的力量。台灣社會就是因為還有著許許多多這樣的人,並且為數眾多,才可以衝破種種低迷,在各種險惡、不確定的土壤中,還堅持要綻放出美麗的花朵。

  緬甸與台灣的距離,有多遠?就在你我的一念之間。

P.S友人已從緬甸歸來, 10月23日將前往美國,進行後續的聲援行動。

 

附錄:希望能有九條命

 

妳/你想參與聲援緬甸和平行動,歡迎至國際特赦組織台灣總會或是到Free Burma(自由緬甸)一起寫聲援信件。

 

(作者為台北市文山社區大學教學研究會執行長、台灣國際志工協會副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