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大地女人

飄浪遊靈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我們能有幾座台灣?

張詠捷

 

前言: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日前(2007年12月3-14日)在印尼峇里島舉行,重點議程為探討2012年後全球碳排放減量策略新合約,各國代表終於在15日通過達成遏止全球暖化新公約的談判架構。在此之前,網路公民曾透過拯救氣候:在巴里島的虛擬遊行活動,敦促各國團結一致,有效訂定溫室氣體減量排放標準,再次展現地球公民齊聚網路發聲的力量。
放眼國際,思考台灣;作為澎湖島子民的詠捷,目睹所生長的環境遭到嚴重破壞,寫下傷痛的一頁,提醒台灣人在追求便利的同時,也漠忘我們僅有「唯一」的台灣。環境議題環環相扣,製造大量垃圾也升高了碳排放量,每個人皆可能成為是地球暖化的元凶。

 


(島嶼消波塊。張詠捷攝。版權所有請勿轉載)
  出生在五0年代澎湖的我,從小在潔淨無汙染的海岸遊玩嬉戲,對自然環境從未有任何意識,直到離開家鄉,在台北都會工作,每天穿梭於車陣空污中,才體會到自己曾有過的幸福。

  對環境開始有強烈的意識,大約是從台北離職返鄉,回到澎湖以後的事。十年前,懷抱著滿腔熱情理想,興沖沖的從台北回到家鄉的懷抱,以為可以從此安心生活在大海環抱的島嶼,看著故鄉水、拍著故鄉人,日日徜徉漫步在澄淨自然的海岸邊,聽濤觀浪,享受海洋島嶼的悠閒生活。

  然而,回返後的故鄉,竟開始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改變。十年來,消波塊、水泥階梯所堆砌的漁港碼頭,幾乎要吞噬所有美麗的海岸;鄉間馬路拓寬了、老古牆一道道被拆毀、壯麗的玄武岩被盜採;推土機、怪手,四處濫墾狂挖,塵煙漫天、島嶼滿目瘡痍,整個澎湖地表,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波瀾。

  面對家鄉環境巨大改變,一向保守沉默的我,最初,和大部分的澎湖人一樣——仍舊保持著一貫的沉默無語,任由工程計劃,一道道狠狠的摧毀家鄉自然和諧的風貌。


(遮掩古厝與垃圾的圍牆風光。張詠捷攝。版權所有請勿轉載)
  回想初學拍照時,天真的我,總以為人生是短暫的,而風景可以久遠;人會死,而風景永在。因而,在選擇攝影主題方向時,毅然決然的選擇了以人物做為紀錄對象與目標,從此,不再著眼於環境景觀,即使眼前一片美好山水,我仍無動於衷,對於環境,也從未有任何冀望與思索,只因深信環境不死,美景永在。

  然而,當我發覺到,新一代的澎湖人臉孔、姿態,似乎變得不一樣的時候,我才意識到,原來,一條馬路的拓寬,也可以改變一個人的臉孔。馬路拓寬了,村落也被新開發的巷道割離了,水泥圍牆取代了老古牆,新式建築一落落蓋起,老古厝在多數澎湖人眼中,變得又老又舊,封閉的鋁門窗隔離了串門人情味,人與人之間開始有了更多的私我……。誠摯的海島人眼神,開始有了算計、變得飄忽,環境改變了,人的對環境的審美觀因而改變,嶄新的、不協調的環境景觀,也影響了人的生活。

  曾經,以為可以永生的風景,就這樣眼睜睜地,一寸寸在我眼前死去。風景死了,人們變得更不在乎了,門前的垃圾無所謂,村里的垃圾也無所謂,海邊的垃圾,反正有一天也會隨風隨浪而去……。許許多多的不在乎,堆壘成一個個垃圾島嶼,垃圾多了,便開始堆築圍牆,以彩繪高牆矇蔽隔離了棄置村野的垃圾。在人們的眼裡,只有錢滾著錢的富足大未來,卻從未看清楚,現在、生命、質感、生活、教育、歷史、環境,這原本緊扣串連如同血脈般的生命網絡,都一一崩裂了。

  對環境漠不關心的結果,人們變得只顧私我、變得貪圖方便,以金錢換取時間、換取快速滿足的味覺。泡沫紅茶店、速食店、24小時不打烊的便利商店,如雨後春筍般,佔遍了台灣鄉鎮土地,明亮光鮮、冷氣直吹店面,消耗了大量的能源,人手一杯、隨取隨食的便當、飲料被大量製造,塑料盒袋、薄膜包裝垃圾,各種塑膠湯盒器皿,在追求便利的生活中被大量製造,撐爆了台灣人的垃圾桶。


(人手一碗塑膠碗。張詠捷攝。版權所有請勿轉載)
  用一次就丟棄的免洗餐具處處可見,在貪圖方便的心理之下,大量劣質器皿流入了生活。於是,在鄉間、在部落,流傳百年的傳統美食,年糕、山肉、小米酒,竟是以不相襯的粉紅色塑膠碗盤裝盛出場,令人倒足胃口。

  在辦桌宴會的場合上,用一次就丟棄的劣質塑膠桌巾、塑膠杯、碗、盤子、湯匙、筷子大量充斥,人們吃喝?舀,無視餐具拙劣的質地,視若無睹的將帶毒熱湯滾滾下肚,宴後,所有碗具跟著殘餚碎渣、滲染著湯湯水水的紙巾桌布,被粗魯綑扎成包,一併做垃圾處理……。即使垃圾場有如海深,也終究會有填滿的一天。

  但恐怕還沒等到那一天,祖先胼手胝足所開墾的百年良田,已被不肖子孫賣走,換了一把把鈔票,卻任良田做為廢棄垃圾掩埋場,毒水、毒廢料汙染了千年良壤,也順隨雨勢汙染了地下水源溪流,排入了海口,環境汙濁了、大海汙濁了,毒素經由魚貝蔬菜,侵入了我們的身體,成了毒窟所在。一個惡性循環的生活,將人心污化,賺了白花花的錢,卻讓台灣變得暗淡,漸漸失去美麗島的光彩。

  我們能有幾座島嶼,好承受這日日堆起的垃圾?我們能有幾座台灣,能承納人心的貪婪?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綠主張月刊,由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