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期女性電子報—新聞前線

網氏首頁
過期網氏
分期索引
單元索引
焦點話題

新聞前線

時事評析

查某人的
生活日記

生活點子

心情筆記

好站介紹

網路書坊

故事思考

休閒生活

我的身體

女巫散記

民法QA

大地女人

飄浪遊靈

職場女性QA

水晶光神殿

女書•書女

親子加油站

偽偽夫人信箱

cookie天馬行空

其他

關於網氏
寫給網氏



 說歧視太沈重

林宜慧

 


(enjoysex.org台灣第一個愛滋宣導網站開線記者會行動劇演出)

  每一年的12月,關懷愛滋的活動總是如火如荼的舉辦,是的,因為12月是愛滋月,而全球公定每年的12月01日為世界愛滋日。然而,極少有人知道,其實台灣在超過20年前(1986年),已經診斷出第一位愛滋感染者,在這塊土地上,我們已經與愛滋感染者共同生活超過20年,愛滋教育也已經在台灣推展超過20年。

  20年的時間,足夠造成許多改變,但似乎並不包含人們對愛滋的認知。

  20年前,人們害怕愛滋,因為愛滋是個致命絕症,因為愛滋使人醜陋、使人感到羞辱;20年後,人們害怕愛滋,因為人們對愛滋仍然沒有正確的認識,人們仍然認為愛滋是個致命絕症、使人醜陋、使人感到羞辱。

  如果人們實在認為碰觸愛滋感染者、與感染者一起上學、一起共事,就有受到感染的可能,那麼,人們理所當然的會遠離愛滋感染者。是的,這不是歧視,絕大多數的人們並不歧視愛滋感染者,而是他們認識的愛滋,的確告訴他們接近感染者有危險。

  這樣的遠離,絕不表示缺乏善心,趨吉避凶是人類的天性,人們不應該因此而受到譴責。

  於是,愛滋感染者只好在萬不得已下被犧牲,繼續存在在社會的邊緣,繼續以掩藏、偽裝或否認為生存之道。

  即使如此,大多數人並不會因此而感到羞愧。事實上,愛滋感染者的確是台灣社會的少數,人們並不那麼容易認識任何一位愛滋感染者,尤其,當感染者有意隱藏自己時。愛滋感染者彷彿生存在另一個空間,共存而互不干擾。

  人們沒有任何理由去重新認識愛滋,兩個宇宙可以並行無礙,直到人們驚覺兩個宇宙運行的軌道其實是彼此重疊的。

  當外科醫師發現他的手術對象愛滋檢驗結果呈陽性反應,而他曾在手術過程中不慎劃傷自己的手;當救護員發現自己感染愛滋,而懷疑是救護對象之一使他受到感染;當鄰里發現一牆之隔的鄰居其實是愛滋感染者;當家長發現小朋友的同班同學是愛滋兒童……

  人們開始驚訝,或者,更精確的說,應該是驚嚇。

  人們對愛滋是有一定的認識的,於是人們選擇遠離或指責,這僅僅是為了自保,說歧視太沈重。

  而愛滋感染者則覺得受到冤枉,感到委屈。

  兩個宇宙並行無礙的想像被撕破。或者,其實它從來不曾發生。

  需要檢討的,是我們的愛滋教育工作。

  哪些人、傳遞了怎樣的愛滋知識給社會大眾,使人們遲遲無法得到正確的愛滋知識,使人們停滯在不必要的恐懼之中,使愛滋感染者至今無法得到社會的接納,始終被認為是影響社會安全的不定時炸彈?

  「血液接觸、不安全性行為、母子垂直感染」,太簡化的標題式教育,不足以使人們有能力對日常生活情境賦予正確的判斷,人們恐慌於肉眼無法分辨的微小血絲、公共廁所的清潔與否、疑似尖銳物的戳刺、與不熟悉對象的性行為、夜店中的飲料…,愛滋如鬼魅般令人困擾,彷彿無所不在。

  我們已經犧牲了一萬六千名愛滋感染者,他們持續在不被接納的環境中求生存;並且使其餘的兩千三百萬人在恐懼憂慮中,承擔著欺壓弱勢的責難。

  該是重新認識愛滋的時候了。

 

(作者為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秘書長)

 

延伸閱讀:
防制愛滋沒想到的事
毒癮愛滋減害計畫的兩大難題
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愛滋基本知識」單元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愛滋人權」單元
台灣露德協會「了解愛滋」單元

相關網站:
enjoysex性致勃勃愛滋宣導網
台灣關愛之家協會
愛慈基金會
希望工作坊
台灣誼光協會
台灣紅絲帶基金會
懷愛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