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討論區】

婦女論壇

破碎家庭與婚姻暴力的一則故事



[03/08/98]VIVIAN

  我常常很羨慕一些很有自信的女性,會公開自已在兩性上極穩私(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關係,來以身說法教育大眾,也讓那些不敢出聲的受害女性,知道自己的權益其實是可以自己爭取的,所受的苦可以不用自己承受,而讓傷害人的惡人逍遙法外。

  但是如果這種兩性之間的不平發生在婚姻中,尤其是在有小孩的家庭堙A你必須要在委屈求"全"或爭一口氣之間拿捏自己的反應。我看過我的親人中有年輕打架吵鬧到老的夫妻,也有因為雙方"性格不合"而分手的年輕夫妻,不知為何,如果今天我的女兒要出嫁,我一定會提醒她不可以選擇破碎家庭出身的對象,因為我如尋常人一般,會以為這種家庭出來的小孩人格發育一定不正常,即使我自己就曾是這種出身。

  我父母離異的故事說來話長,但總歸一句是婆媳關係不好,家庭背景有差異(我母親家有錢)……我母親最後是被娘家人帶回去的。說實在從小因為有祖父母照顧,我並不認為自己會比那些母親的小孩不幸,只是我們家訓"家醜不可外揚",所以我不會輕易告訴人家父母離異的事。

  我和我先生在報社認識,他大我九歲,我才剛自大學畢業。交往了半年,他開始帶我認識他的家人,其實在有一點感情時,我已告訴他我們家的事,但是沒想到,我一直到他母親要來我家提親之前才知道他們都不清楚我家的事,結果我先生在與我交往一年多,要結婚前才由我自己去告訴我公公婆婆我父母離異的事。

  等到結婚後,我的苦日子才來了。在九年的婚姻生活中,我真的是動則得咎,而且一有不如我先生或婆婆的意時,我的背景就會拿出來批鬥一番。我婆婆在一次我先生故意挑起的爭執中走到我面前口沬衡飛的大叫:當初你為什麼不說你父母的事,騙得我們讓你進門……

  我從小就是一個比較沈默的人,但是也禁不起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教訓,有一時我氣到捽自己的梳子(因為我不可能打電話向我的父親或後母來訴苦),那次的結果是我被狠狠的捽了耳光,那天開始我意識到自己被欺侮了,但又不能反應,因為我只要還口,先是一堆污辱我家庭的話,跟著就是幾個耳光,打的我眼冒金星,氣的無法思考。

  我想我先生一開始打人之後就無時無刻不想大展拳腳,尤其是像我這樣不會有娘家的支援(我只有近百歲的祖母及自顧不暇要應付後母的父親),我想人性本惡就是這樣,他們表面上是很正常的人,但遇到像我這種軟弱的人,他們身上那種虐待狂(精神與生體的)本性就表露無遺。

  我先生常與我討論婆婆歇斯底里的樣子,並把他們家本來的矛盾推給我,說是娶了我這種女孩讓他們家庭蒙上陰影,但他沒提他出手打人的狠毒,讓一個原本有點自尊心的人都在地上痛的大哭,我婆婆要我去檢查,說他們家無法承受我這種行為。我也真的去掛號了,因為我婆婆說我一定是因為在娘家生活時心有不平,所以才會精神有問題。

我自己從來就是一個沒有主見的人,人家說我有病,我就以為我真有,因為我先生一天到晚動不動說我"沒家教"的傷害我,我就真的被傷害了。有時我也會有罪惡感,因為我的生身父母及育我的祖父母因為我的緣故被婆婆及先生惡意/隨意中傷的體無完膚,而我只會哭,最後還被人說成是精神病患。在我說要上法院時,我先生還指出我會因背景問題而失去扶養權,我那個教授父親會"一夕成名"。

  "家醜不可外揚"是我奶奶的教訓,但是害了我背上"騙婚"的罪名,我不習慣喝滾燙的湯,人家說一定是因為從小沒母親,我父親與我那人瑞祖母"看起來不像",所以我父親"一定"是抱來的,而且多半是來路不明的私生子,我婆婆在打電話我自旁經過沒打招呼,那次我更被說成一個沒家教的惡媳婦……太多太多,我如果原來是個綪神正常的人,我相信我現在已經有病了。

  我自認外型中上,才藝及品德不輸任何正常家庭出身的人,我為何為會任人輕賤呢?我放棄了大學時候不錯的男友來選擇了這個對象,我覺得是我自做自受。為了我的女兒,我必須忍耐,在我的腦袋被當成沙包來打時,我失去了感覺,因為我知道我還是會乖乖去上班而且告訴同事我又跌倒了,或吃了螃蟹嘴巴過敏。

  我選擇這種生活,因為我不能讓我的女兒以後嫁人時步上我的後塵,但我不能確定我是否能在她嫁人之前身心健康的活著。如果有人要來救我,我也懷疑自己是否能接受。

  我是介於傳統與現代,也是介於軟弱與剛強之間的人,我已在婚後失去了我的人生,我的白髮超越我的年齡,而且我的大學老友最近與我見面後說我變得太畏縮了,好似有自卑感。我才卅歲但好似已六十。

  有時我想問我父親為何要對我如此不公,為何我要受這種羞辱?但我的個性太像他,太懦弱,因為他再娶後也是被老婆壓抑得愁眉不展。我變得常想我的爺爺,像個小娃娃一樣想得在被子堸蔑蔬泣,畢竟是有人愛過我,保護我而且尊重我。

  我的故事是不是可以讓視婚姻為兒戲,有了小孩還隨意分手的夫妻們多思考你們的下一代會不會重演我的悲劇。




[03/09/98]Debby

給VIAVIAN,

  在閱讀你的人生故事的過程中,覺得很震驚,雖然我認為、我知道一定會有這樣的例子。至少在閱讀的過程中,發覺妳跳脫出來,以旁人的眼光看自己的人生,或許較能因此了解問題在哪堙A問題不應該是妳一人個承擔。如果你有需要,可以打(02)2559-4740或女人104:(02)2550-0708,或許可以幫上忙。很期待下次能在網路上看到妳,很期待下次閱讀妳的人生故事時,情況有較改善。




[03/10/98]daphne

  聽了vivian的故事,心情都沈了下來,為妳的遭遇感到心疼,也為妳的勇氣和堅持感到佩服。不過我想,忍耐絕對是沒有用的,解決的方法也不一定是離婚,但是你一定要救自己!!除了上一個網友提供的電話以外,妳還可以試試別的友緣基金會2769-3319,婚姻電話諮詢在週五下午。社教館家庭教育服務中心2758-8585。




[03/11/98]Florence

vivian:

  看到妳的故事,非心疼與不忍足以形容。我最想說的是,雖然夫家對妳種種不堪的對待,表面上似乎是由於妳破碎家庭的背景,但是這不是真正的原因,也不該是他們苛待妳的藉口。他們該對他們非理性的行為負責!

  再者,家庭中的暴力問題無論是隱藏的或是揭露出來,都造成成員的傷害,尤其是對未成年的孩子。隱忍絕不是辦法,重要的是找出終止這些肢體及精神上暴力的路。在實務上我們也看到一些成人,在表面「完整」的雙親家庭中長大,卻將幼年目睹家庭暴力的陰影背負到自己身上,造成人際關係及婚姻關係的障礙。

  謝謝妳與我們分享妳的故事,但是多麼希望這個故事早日結東。若妳願意,可以打個電話到「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北區婦女福利服務中心」談談--2531-4245;又當妳受不了暴力行為時,可以與「台北市政府廿四小時婦女保護中心」聯絡,電話號碼:080024995。同為姐妹的妳,也讓我們有機會關心妳!




[03/11/98]MAY

  我不認為單親的孩子就一定會像妳一樣的遭遇,尤其一再吞忍,孩子在這種生活環境中成長也不好,還是要面對問題,勇敢解決比較妥當吧!




[03/12/98]VIVIAN

  這個社會真的生病了,在這種病態的社會埵赤齱A我們也要尋求自保之道,也要保護我們的孩子。清大女研究生的命案讓我再一次的感到對這個社會的無奈。因為在單純的校園,孩子們不是該專心唸書嗎?如果不是為了追求知識上的滿足或更高的人生境界,為何要辛苦的考研究所呢?

  但是我們的社會,甚至家庭給了孩子什麼樣的仇恨,不健全的感情,失去理性的思考能力?

  沒錯,我的先生在眷村長大,我公公常年在外島,讓我婆婆獨力帶大五個小孩,左鄰右舍的家庭也差不多,婦女們個個三頭六臂,而且都生了很多小孩。在我先生小時侯,他母親為了不讓人欺侮,也為了保護他們,常和鄰居吵架;又為了補貼家用,帶著所有的小孩做手工……,在小孩的心目中,母親就是權威。

  我婆婆太過自信,她自發展出一套德道觀,是他們家任何一個人都做不到的,她自已也沒做過一天媳婦,但可能在電視或在社會媥ヮ鴞p何做一個婆婆吧,我大嫂因為娘家蓋房子借了一點錢回家,被大哥告到婆婆那(他們家的孩子有這種與母親沒秘密,而且出賣老婆的毛病),沒多久大嫂就被趕出門(因為那時住的是我婆婆的房子),什麼也沒有帶的走在街上,我先生還衝到街上去打落水狗的罵她不孝。

  這個故事是我大嫂後來因我向她訴苦,她才告訴我的。大嫂家是再正常不過的家庭,也在這十幾年的婚姻媕|到與我不相上下的羞愧。不過她倒是從來不曾被打。否則她娘家也會不甘視弱的。

  我不同,我沒有強力的後台,而且我父親怕事,不可能為我出頭。有一次我稍微晚歸,我丈夫用門來撞我,我因為實在受不了,去拿了刀子,告訴他再靠近我就自殺,沒想到他很冷靜的打電話給警察,要他們來處理一個要殺人的女人,那天我渡過了最羞恥的一晚,警察在處理時,我先生還告訴他們我常常這樣,這次他實在受不了了。這是一個"作賊的喊捉賊"的故事,他這個碩士也做的出來。

  我曾試著找我的生母出面,但我婆婆在電話中只冷冷的說,"才打一下,你就心疼了"……跟著是一堆傷人的話。她甚至還告訴我先生,他是一家之主,老婆不對就是要教訓。我先生在打我時常說這句話,說得天經地義的。

  我婆婆養大這麼多小孩實屬不易,但她給這些孩子的教育卻失敗了。今天她的小孩可能都是書讀得不錯的人中龍鳳,可惜人格都有點偏差:自私、攻擊性強、沒有擔當、有暴力傾向,如同FLORANCE所言,他們雖是完整家庭,但不正常。

  我記下了所有的電話,大部份我陸續在收集資料時已經有了。謝謝所有的關心與支持。我的主題是希望這將成為一則故事,而不是永遠的現代式。

  我每天只要一看到電視上出現挨拳的鏡頭,我都不由得心驚。我的女兒現在都會說"妳快去做,否則爸爸又要生氣了"。我走在街上會精神恍惚,腦子堭`撥放那些可怕的動作,所以我必須多方收集資料,先建立我心中的一個防護罩,讓我先生在言語上無法來傷害我,而且在他要施刑之前平息他的怒氣。

  我要先用自己的力量來克服我的困境,而且最近一年來已大有改善,(他出手也多改為推拉),我發現我先生的內心中與我一樣,有一部份仍然是小孩子,沒有長大,我的是缺乏母愛,他的是嚴母打罵教育下曾受傷的心靈。我在冷靜後做了很多分析來支持我自己,也因此來學習寬容。

  我知道我如果離開我的女兒,她的家庭教育絕對不會正常,我有幸因為祖父母及做學問的父親可以給我較為理性的教導,而使我的人格成熟,可是我先生的成長背景使他成為一個有暴力傾向的人。為了我們的下一代,我們做父母的怎可以不負責任,讓我們的子女在未來成為社會的一個問題。

  我希望我供提的是另類思考,在我有限的上網時間與和我一樣不辛的婦女,朋友們一同來用不同的角度來找尋我們的出路。




[03/13/98]Florence

  在Vivian再次上網談的內容中,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受內傷的男性。以下引述東吳大學社工系講師王行的文章:

  「在父權社會裡,女人常為明顯的弱勢,男人則為明顯的優勢。女人被壓迫的創傷是外傷,男人被壓迫的創傷是內傷。外傷易被覺知,內傷常被忽略。男人對挖掘連自己都沒察覺的創傷,是排斥的!除非在現實生活中,存有令自己更苦惱的問題。」

  「在父權社會裡大多數的小男孩是由女人帶領成長的。女人在男人還很小,很脆弱的時候,已經成為他生命的重心,男孩將從女人身上得到愛,和學習什麼是愛。然而,當女人是受父權壓迫的,當女人在家族中是不平的,當女人的生命像是油痳菜,男孩經驗到的愛,可能是殘缺的,可能是扭曲的,可能操控的,可能是罪惡的。而他學習到的愛,可能是種承擔,可能是種彌補,更可能是種救贖。小男孩於是默默地把『自我』釘上了十字架,終其一生,他想解救女人;但也厭棄女人,他想滿足女人;但也輕視女人,他想在愛中找到靈魂,卻在愛中把靈魂:一如當年的『自我』;釘上了十字架。」

  婦女的自覺及運動要解放的不僅是在父權社會制度下受壓制的女人也包括男人!




[04/19/98]台北市24小時保護中心

  離異,不見得是婚姻暴力唯一的出路,離婚難,而維繫一段不良的親密關係更難,很佩服Vivian,你一定付出了許多努力和心血來維持這個家,但是我卻仍從字裡行間看到一些自責,記得上次去參觀台北地院,一位法官"建議"我們這些社工員不要一天到晚勸人離婚,要知道父母離異對孩子是多麼的不好,這是天大的誤會,我們所秉持的概念只是暴力是犯罪,不是家務事,除了正當的公權力,沒有人有權利對別人施加暴力,我們告訴來求助的婦女,他們有權如何保護自己,有權作自己的主人,但不替他們做決定,來電到24小時保護熱線的求助者,大多是尚未決定未來的方向,他們有各式各樣的故事和背景,我們如何幫忙這一群在痛苦關係中掙扎著的女性呢,這也是我想告訴Vivian的---你可以為你的人生努力,那是可敬的,但是不要委屈自己、失去自己作為一個女人不論來自什麼背景,你有快樂的權利,也有自我實現的需要,不要讓惡夢緊緊跟隨(不管是過去的、現在的),隨時為自己做個決定吧!




[05/20/98]Joyce

  我是在一個暴力家庭成長的小孩,對於婚姻,有說不出的排斥感及恐懼感。我的父親長期酗酒,也不可能戒,所以,我只能保護媽媽,避免她受傷。我很想知道,我能幫忙媽媽什麼?對於有類似經驗的婦女同胞,我可以貢獻什麼?




[05/24/98]Vivian

JOYCE,

  我可以了解你的困境。因為我身受其害,我每天都在數算自己能平安渡過的日子,我的丈夫沒有酗酒,但他脾氣如同不定時的炸彈一般,讓我鎮日活在恐懼中,昨天他又因為我回嘴,把一個皮帶往我的頭上摔,接著他又把皮帶拿起來問我,再說一句就抽我。我的小女兒在一邊發抖,我馬叫她快回房去不要出來。我的心現在是因為見到我女兒那驚慌害怕的臉而受傷,我覺得自己接下來的皮肉痛苦沒什麼,我開始害怕我女兒在這個家中看到心裡的東西。

  為自己的母親難過是一定的,但如果不是母親自己要走出來,你的幫助她不一定會接受,我相信你母親一定的心疼你大於自已,對你的期待永遠擺在自己之前。

  我一直在等政府再多一點宣導家庭暴力是"犯罪"行為的一種,是如同街頭暴力與虜人勒贖一舨的 刑事罪刑,讓他在拳頭下來之前提醒自己:"法律與社會正義都站在女姓受害者這一邊的"他將要從事的是一件"罪行",而非他所受的錯誤觀念"教訓自己的老婆"。




[05/26/98]老哥

  看了這一則故事,心理感到非常沉重……你先生也太過薄倖無情了,婚姻暴力是最可恥的行為,令人遺憾的是,在這個不盡如意仍有許多缺憾的社會中卻也並不少見,自幼時至現在輕重程度不同的婚姻暴力我也見過一些,姊妹之間也有這樣的問題,更曾親眼目睹一少婦因婆媳問題而被當場逼瘋,二十餘年後的今天那少婦將吃到一半的飯從口中猛然噴出的一幕,猷清楚得好像昨天的事一樣。正如你所說的一樣好像沒有人能幫你卻也不盡然,除了其它網友所提供的資訊以外最重要的還是你自已。以下的數點意見雖淺漏亦可供參考:

1.善待你自己,時常在物質與精神上慰勞自己。

2.經常打扮自己,亮麗莊重的穿著別人亦較不會隨便欺付你。

3.謹言慎行,言之有物.除較不會招怒先生以外精神上可和現實生活環境區隔。

4.除了躲在棉被裡哭泣之外,也看看星空聽聽雨聲。

5.可能的話多參加公司的出差活動。

以上所說的似乎沒甚麼幫助,因為這個問題本來就難解,這真的很荒謬,你沒有錯卻必須承受這些。我很敬佩你身處逆境仍如此堅強,除了給你最深的祝福之外,我和太太女兒都會為你禱告。




[05/29/98]sandy

dear vivian,

  我是你的妹妹,今天在車上因為我們可愛的小公主在,所以我並不想聽妳的那些痛苦,但是我想妳知道我把妳所有的遭遇在這9年中,如感身受,記得因為我的胖還讓妳遭受一頓打,簡直是話天下之大恥,如此沒有羞恥教養的人,還能在天地間存活,只能說是他慈祥的老父替他積的德。為了維繫妳婚姻的表面美滿,我們也夠賤了,在他面前低頭向哈巴狗,在妳婚姻的前兩年,我是很頹廢所以賤也是自找的,但是今日的我早就不能同日而語,在商場上雖不能說叱吒風雲但也是有自己的成就,但是仍為了你,在一條狗也如的人面前彎腰低頭,真是讓我不想回台灣發展的理由之一。今天妳說,那條狗嫌妳的菜難吃,所以我說他連狗都不如,狗是你只要持續餵他一個星期,他就記住了妳所提供的口味,且每天要搖著尾巴求食,但妳養他九年,還有這種連狗都不如的話說出,太可悲了,是他不是妳,understand!你是大智若愚,有才氣,溫柔,體貼,雖不如電影明星般的亮麗,但是自成風格的美,及雍容的氣質都不應該被這樣的生活糟蹋!下次再續,因為我還有一些報價要作,但是記得,我愛妳。




[06/07/98]Jack

Dear Vivian,

from your story i can identify that you are a nice lady. but your problem is "lose confidences to yourelf". everyone has his own sufferings, but we are the people who can save ourselves. dear friend, take your time. calm down and think it over, smart as you, you will find your resolutions. trust yourself as i trust you. ok? i am a stranger, but i trust you can solve your dilemma, you deserve better life. Jack.




[06/09/98]老哥

  幸福的婚姻只有一種,而不幸的婚姻則各式各樣的原因都有,他縱不嫌你煮的菜難吃也要嫌你別的,要讓他事事順遂不僅不可能也會累死你真會把人逼瘋的,這是一個高難度也需要有高度智慧才能解決的問題,先且戰且走,別人的想法我們真的很難改變,但我們可以不去理會先顧好自己就好了。自信是很重要的,你樣樣都好,你老公人在福中不知福,他不要等著要的人排隊排到馬路上還轉好幾個灣呢?我相信你有聰明和智慧使情況漸獲改善的。




[07/23/98]黃雲卿

  看過妳的故事,深感同情,如果以好的方面來看,妳的家庭還有能力讓妳攻讀大學,比起那些被丈夫凌虐而受限於學歷無法在經濟獨立,必須仰賴他人鼻息過日子的人,真是強多了,建議妳不妨到晚晴協會走走,有妳意想不到的收穫。共勉之!


電子信箱婦女論壇since 199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