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論壇 【前進部落格】

第216期 2006年7月及8月合刊


環境的毒瘤─廢塑膠容

文/徐美秀

緣起

去年12月1日下午,一群來自中南部的拾荒者、回收商以及再生處理廠家代表拜訪本會。學校一下課,我直奔會裡,與他們面對面溝通,各廠家大吐苦水自是意料中之事,除了做一個好的傾聽者,在內心底,我有直擊現場去親臨了解的渴望,但始終挪不出時間來。直到安排返回鹿港婆家過年之際,想起有二、三家回收處理業者在彰濱工業區附近,提早一天南下,避開返鄉車潮,又不失「一兼二顧,摸蜊仔兼洗褲」之節約能源效益,就這麼臨時起意,帶著一窺究竟的「報馬仔」心態,我既興奮又倉促地上路了!!

PET回收率超過120%之國際笑話

限於篇幅,本文所談及的塑膠廢棄物只針對17公升以下的家庭、生活廢塑膠容器類,也就是家庭生活中的瓶瓶罐罐,不包含平板類、水管等塑膠,也不包括17公升以上的大塑膠容器類(部份屬於事業廢棄物)。

  根據環保署物品組的統計,台灣每年生活廢塑膠容器類的申報資料約15萬噸左右,其中以保特瓶為最大宗,約佔55%。在石油價格持續攀升,各塑化廠對PET用料需求若渴,造成PET二次料的價格跟著水漲船高,當然影響民間業者的回收意願提高。這15萬噸左右的塑膠廢棄物是由環保署稽核認證的合法廠家所申報統計的結果。

  我參訪的這家合法業者,廠房設在工業區,回收物品堆放整齊,整個處理工廠乾淨無異味,廢污水也排放在固定的污水處理槽,經淨化與生化處理,符合標準才得以排放,本以為是做給我看的樣板,經廠長一番解釋,才知道經過稽核認證的廠家,其整廠的作業流程都在環保署的嚴謹監控系統中─CCTV(Closed Cirduit TV封閉式巡迴路線錄影監控),以做為發放各家補貼費率之依據,業者不太可能重覆申報,用以溢領補貼款。我認為非法地下工廠所生產的瓶瓶罐罐並沒申報,也就不用繳納回收清除處理費,以及合法的責任業者(製造、販賣和輸入業)沒有誠實申報其真正的營業量,大多虛報、短報、以多報少,來規避本該繳納的回收清除處理費,才是造成回收率120%之不可能的任務。我在鄉間小路與一名業者閒聊,他很自豪地告訴我說,如果有申報一半就算是有良心了,誰要繳交那麼多錢給政府啊!所以囉,「資源回收管理基金管理委員會」在保特瓶回收這一項是年年虧損。根本之道,應嚴格查核各家所提出的申報數量,並積極輔導各廠家誠實繳費,同時,對地下工廠的追查也不能鬆懈,期能納入正軌運作,以符合公平正義的原則。

合法業者所申報塑膠廢棄容器類(家用)統計量

   每年廢保特瓶(PET) 80,000多噸
      PVC 1,500多噸
PP/PE 60,000多噸
     未發泡PS 4,000多噸
發泡PS(保麗龍) 400多噸
TOTAL 150,000 多噸
資料由「資源回收管理基金管理委員會」提供

回收、再生處理廠的機置

回收業者除了標購政府各地區清潔隊的資源回收物,也收購來自民間團體、拾荒業的回收品,各種不同材質的塑膠就在此做精細的分類。那些工人已練就一身真功夫,只消一眼,即可辨別PET、PP、PE、PVC及PS等,分開堆放。我趨前說她好厲害,那些工人大多靦腆少話,憨厚老實地回說:「因為做太久了,已經熟能生巧了!」我想三人行必有吾師的真理,就在生活當中的認真與堅持中可以找到。處理業者通常只接受1%的雜質,超過1%是可以不接受的。關於這部份,回收業者控管得還不錯,所以將各種不同材質的廢塑膠分門別類後,壓成瓶磚再送到處理廠。處理廠收到這些資源,大都先以「解包」→「洗滌」→「脫標」→「篩選」→「破碎」→「浮選」→「脫水」→「高溫殺菌」→「粉碎」等標準作業程序後,再依不同需求的工廠添加塑化劑等,這就是PP/PE、PVE、PS的塑膠粒,也就是再生的塑化原料。而純化的PET碎片是再生料的高價品,可直接再製成各項PET產品、次級品的PET碎片可再經「融溶抽線」→「製成纖維」→「紡成紗線」→「可織成布」,保特龍布料製成帽子、筷套、圍裙、假髮、拉鏈…等。

  即使再生處理業者的前景一片看好,但目前這15家合法認證的業者,都有回收量不足之問題,大多閒置設備,有一半的機具屬停擺狀態,所以三年前有人自日本進口廢保特瓶做再生處理,據說有人賺錢,也有人賠了老本,端看個人進口貨源成本之不同而論。這就是自由經濟體制下的缺失,政府無法對認證的處理業者做總量管制,以致於有僧多粥少之憾。

非法業者的悲歌

目前台灣的非法處理業者約100多家,一年處理總量在100萬噸以上(包括生活中的廢塑膠容器、各類廢棄塑膠以及事業廢塑膠布),處理量驚人,汙染量也相對驚人。我從特殊管道進到這家處理廠觀看,才知道這些業者依然領有「營利事業登記證」,也請購發票作合法的買賣生意,之所以仍稱其「非法」的原因是:

一、廠房大多蓋在農地上,所以無法申請「工廠登記證」。

二、大多數回收未處理的資源,沿鄉間小路露天棄置,為環境衛生帶來不小的衝擊。

三、廠房裡的廢污水四處橫流,污泥與廢標籤到處可見,沒有特殊的污水處理設施,大多直接排入附近農田溪溝,看了觸目驚心。

四、回收再生處理廠內各種塑膠廢氣沖天,並沒做好空污處理,是生產工人健康的一大隱形殺手。看到勞工為微薄工資(每天區區600元)仍然認命又拼命地工作,不免讓我大聲疾呼:大家少製造塑膠垃圾,即使有回收處理廠,但生產環境那樣地不堪,何忍任令無知勞工身陷致命的職場?少喝一瓶汽水飲料,不就是愛護地球、保護環境嗎?

  在廉價的土地上,做不負責任的污染,這些非法處理業者的成本,當然低於合法業者,所以即使沒有政府的補貼,但因大量處理的機制,依然生意興隆運轉不歇,但對空氣、土壤、水質和噪音的污染也是不捨晝夜,大剌剌地挑戰公權力。政府總說礙於人力不足,查核困難,所以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與非法業者大玩「官兵捉強盜」的戲碼,說穿了就是公權力不張,魄力不夠,徒然給非法業者坐大的空間。而一些財閥只看到亮麗的業績,根本無視於環境社會污染的層面,資本家在賺飽荷包之餘,對於社會環境的影響成本(即未回收未處理的污染),由全民買單的情況屢見不鮮,甚至由基層的苦命勞工來善後,根本是不公不義不合情理至極。建議政府應對所有會污染的產業,在原物料購入時即「就源課稅」,才能將外部的污染成本內化為企業的製造成本。而對合法處理業者之補貼是一種正向的鼓勵,且應提高補貼費,以吸引非法業者從良,減低處理業對環境的二次污染。

珍惜有限資源、延續物命

  塑膠製品因為不易分解,一向為環保團體視為萬惡之源,塑膠廢容器之回收處理機制若不健全,將帶給環境社會很大困擾。尤其是PVC因含CL(氯),對環境的傷害更為多數人所詬病,應逐步走向禁用,才符合永續環境的理念。其餘各類塑膠廢容器應有一套完善、正常而又順暢的回收處理管道,讓循環再生品得以充分利用,整個回收體系才不會有壓力和二次污染的情形。政府應獎勵並補貼環保標章的產品(低污染、省能源、可回收),同時強制提高公部門採購環保再生製品的比率,真正做到珍惜資源、延長物命,減少使用地球上日益枯竭的自然資源,讓大地之母有休養喘息的生機。

(作者為本會董事)
   回當期會訊


財團法人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會址:100台北市汀州路三段160巷4號5樓之1
電話:(02)2368-6211
傳真:(02)2368-6213
Email:homemakr@ms15.hinet.net
劃撥:1294898-3,戶名:主婦聯盟

本專題之文字版權屬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所有, 引用自主婦聯盟會訊,任何非學術性之引用,請徵得原作者之同意。
意見與回應 Yam Women Web since 2001.09.15
All rights Reserved by 開拓